返回

我的儿子和他妈妈

 首页

👙请收藏本站网址发布页     https://5m6.xyz  https://www.fense6.xyz

  我以前只是乡下一个穷教书的,但在二十五岁那年,我心爱的妻子不幸去世了,我伤心之余,带着只有三岁的女儿红红,来到了省城里。我先是在一个电器摊上打工,后来攒了点钱,我就和别人合伙开了个电器专卖行,由于经营得当,不久,我这电器行就成了省城里小有名气的电器行,很多人到我这来买电器,到了三十一岁那年,我的事业颇有小成。电器行规模不断扩大,我已经是人前人后的老板了。


  就在这一年,敏仪进入了我的生活,她原本是电器行里的收银员,但她美丽和大方吸引了我,她真的很象我的前妻,她们都很稳重,不太爱说话,一看就是端庄的大家闺秀。我不知道我是真爱她还是爱她象我的前妻,总之,在她二十二岁那一年,我们结婚了,老板要追员工总是比较容易的。红红对她的后妈既不反感也无好感,我知道,女孩总是这样,毕竟这不是她的亲妈,虽然敏仪对她也挺好的。有一天红红对我提出要住校,我没有反对,红红一直以来就是个很有个性的女孩,我知道她迟早是要离开这个家的。孩子长大了就该飞走了。


  敏仪对我很好,她并不在乎我比她大了近十岁,婚后的日子很好,在我的努力下,很快,敏仪就怀孕了,十个月后,我们有了一个可爱的男孩。我给他取名小龙,我王家算是有后了。


  我对小龙很宠,敏仪也一样,要什么给什么,简直象是个小皇帝一样,有时我不免担心小龙会变得很霸道,但出乎意料的是,他却不象别的孩子一样,他很乘,不乱闹,平时总是老实这看看那瞧瞧。看着他,我不知不觉又充满了力量,我得为他准备一笔很大财富,让他长大后能过着衣食无忧的日子。我更加拚命地打理我的电器行。不出两年,我在这个城市里已经有了四家连锁店。敏仪就专职在家里带孩子了。


  一眨眼,很多年过去了。小龙已经是个十五岁的小伙子了,长得很象我,就是性格不象,象个女孩子似的,爱跟他妈妈在一块,我想可能是平时我很少在家陪他的缘故,不过,文静点也好,不会去惹事生非,不象我好友阿发的小孩,一天到晚在学校里打架,老师天天来家访。弄的阿发头疼不已,老是羡慕我有个乖儿子。我也知足了。


  日子过得还不错,但是家里却慢慢地起了变化。


  有天早晨,我起身去洗手间时,看见妻子正在洗脸,我那十五岁的儿子在后面搂着母亲亲热。这些天我常见他这样。还是小孩子脾气。我不以为然地笑道:


  “小子你在干嘛?吃你妈豆腐呀?!”


  儿子望着母亲,转过头对着我嘻嘻一笑,走了。


  敏仪瞪了我一下,嗔道:“怎么?妒忌儿子啦?在空就多在家陪陪我们。”


  我看了她一眼,说:“我也想呀,可是一家老小都得靠我吃饭哪。”


  敏仪走了过来,笑道:“我的大老板,没这么严重吧。”


  我把她拉了过来,她今年三十七了,但比以前更加美丽迷人了,身段一点都没有走样。我不由得心下一热,在她屁股上拍了拍,敏仪推了推我,嗔道:“得了,老夫老妻了,别让孩子看到了。”


  “嘿,小龙都能那样,我拍一拍就不行了。”


  “好了,你呀,人家还小呢。他从小不就是跟我的吗,你该上班去了。”


  我一看表,哟,是快到点了,我匆匆地洗了脸,穿了衣服就出门了。敏仪和小龙站在门口,和我说再见。这母子俩近来对我挺好,以前只是敏仪一个送我,最近连小龙也常到门口来送我了。看来这孩子真的是长大了。有家的感觉真是好呀!我踌躇满志地上班去了。


  来到公司,员工们早已开张了,一般早上的客户很少,我们只做一下准备工作。进了办公室,阿发已经在那了,他边对着电脑看新闻,边对我说:“老大!


  我昨天看见嫂子和一个男人上街去看电影,好亲热哟!”这家伙,每天见到我就会用我们这对老夫少妻来开玩笑。我不以为忤,他也肆无忌惮。


  “喂,老大。我正说你呢,没一点反应?”这小子又来劲了。


  “得,信你了,你看清那是谁了没有?”


  “看清了。”


  “谁呀?”我只好跟着他闹了。


  “小龙呗!哈哈哈!”阿发说着。自己就笑了起来。


  我不理他,坐在了椅子上,看下个月的进货计划。这小子还没完,又凑了过来。“我说老大,你现在行不行呀?嫂子这么年轻,你可不小了,不会有损我们男人的形象吧。要不要我给你弄点伟哥之类的?”


  我笑了笑,不理他,不过说老实话,这么多年来忙着做生意,真是有些力不从心了,还好敏仪对这方面似乎不感兴趣,平时也没怎么样。我也不想让那些壮阳的药品坏了我的身子,这个死发仔。


  阿发看我不说话,又笑了一阵,就忙着工作了。


  不一会儿,秘书小张进来跟我要软盘,她昨天拷了一份今年第三季度的预算案给我,我拿回家修改了一下,今早跟敏仪一闹,我就把这件事忘了。软盘没拿来。得,反正刚好有些事要到工商局一趟,于是我决定回家拿磁盘,顺路去一趟工商局。


  驱车来到家门口,这时儿子匆匆走出来,见我就愣了一下,赶忙低了头,我说:“快点啦!小龙,你怎么搞的,这么晚,你不是早起来了吗?”儿子嚅嚅的也没多说,拿了他的山地车就走了。


  我脱了鞋走进家里,见客厅地板倒是拖过了,但各睡房却没拖。儿子的房间整理得不错,但我们的主卧房却还是一团糟。唉,敏仪忙了一早上,就做了这点事啊?“小仪!”我大声地叫着。


  “啊,是你呀,你怎么回来了?”敏仪的声音从卫生间里传了出来。怎么搞的,今早不是洗过了吗,怎么现在又进去洗了?


  我也懒得再想了,进书房拿了软盘,这里敏仪从卫生间里出来了,头发乱乱的,脸也红红的,“你在搞什么嘛,让小龙这么晚才去上学,你这做妈的要提醒他。”我说。


  “好了、好了,他说有点脖子疼,我帮他看了一下。”敏仪说着,眼睛也没敢看着我,一下从我身边走过去了。


  “你好好收拾一下屋子,我去了。”我说着。


  拿着软盘刚要出去,电话铃响了,我拿起来听,原来是儿子学校的老师打来的。她说小龙最近经常迟到,还旷过两节课,这是以前从没有过的。虽然我心里也有点火,但我还是回答说小龙近来身体不好。老师说今天小龙又迟到了二十分钟,现正被值班老师截在门口,我请老师让儿子过来听电话,说了他几名,其实我还是疼儿子的,老来得子嘛,小龙认了错,然后挂了。


  晚上他放学回家,我自然要把他教育一番,问他为何老迟到。敏仪替他解释说:“他最近经常不舒服嘛!”


  我说:“你别太纵坏了他,我看他是懒!”


  一直低头不语的儿子听了笑笑,没有反驳。不过,我也怕儿子真有什么病,又说:“如果真有什么不舒服,就去医院检查一下。”


  妻子说:“对啊,改天妈带你去医院看看。”


  小龙应了一声:“好啊”就又低头吃饭了。


  第二天早晨,我临出门前特别叮嘱儿子:“吃完早餐就去学校,别拖拖拉拉的。”小龙点了点着,母子俩照例送我出门。


  到了电器行,忙了一会儿之后,我打个电话去学校:“李老师吗?小龙今天没迟到吧?”


  李老师回答:“没有。老王,看了你昨天教育过他了。”


  “哪里,还是要多靠你们老师啊!”


  我接着就吹嘘一下自己如何督促儿子上学的功劳。李老师听了半天,说道:


  “不过他最近精神不太集中,上课老是走神,你要问问他,到底是什么原因。”


  “好的,谢谢李老师。”我挂了电话。阿发就这小子马上就凑了过来。


  “哈哈,老大,你也有今天!怎么样,老师告状的滋味如何?”


  “得了,我们家小龙可不是打架,小孩子,上课不专心。不知道为什么。”


  我说着。


  阿发一听又来劲了,“嘿,老大,亏你还是个男的,你平时不关心儿子的?


  你也不想想,到了这年龄,为什么精神不集中?”


  我看了看他,说道:“为什么?我真是不知道。”


  “啊哟,我的大老板,”阿发一拍大腿,“青春期呀,老大!你不也经历过吗?”


  对呀,阿发这么一说我还真通了,这孩子今年有十五了,早到了青春期了,肯定是想女孩子了,唉,可以理解,以前,我们也这样过来的。我心里想着,就舒服多了,再过几年就没事了,人嘛,都要过这一关的。只要他不做什么坏事,跟着别人学坏就行了。


  晚上我随便跟儿子问了一些学校的情况,然后问他为什么上课精神不集中。


  他不吭声,只说:“我以后改就是了。”


  这小子,不说实话。其实我也知道,谁会说实话呢。我只是找找父亲的威严而已。晚上睡在床上,我又问敏仪儿子近来的状态,敏仪说:“没什么特别的,你不要乱想,男孩子,长大了总会这样的。”


  这跟阿发说的不谋而合了,我放心了。她还叫我以后不要太操心,儿子她会看好的。我想也是,敏仪也很疼儿子,何况她和儿子很亲近,有什么事儿子一定会跟她说的,她也不会对小龙的不良行为坐视不管的。


  这一夜莫明其妙地没有睡好,我想了想,觉得我有一定的责任,我有点担心儿子万一在外面交了坏朋友,又不跟他妈妈说,就不好办了。他可是我王家的独根苗呀,我也一把年纪了,以前我对他可能不太关心,现在要好好关心一下儿子了。从这以后,我要开始注意儿子的行为,严父慈母才能出好儿子。青春期的孩子问题特别多,我要留心,于是我暗暗下决心留意儿子……当然,我不敢跟敏仪讲,免得她说我干涉儿子的人权,到时反而有损我这做父亲的形象。


  过了几天,刚好有点空闲,我借了阿发的新车,用他的车当个掩护,我到了公司后,就自己开着阿发的车到家里楼下拐角停住。阿发的车贴了太阳纸,外面看不见里面。我坐到后排,即便从正面没贴纸的地方也不容易看见我,就算看见了也看不清楚。


  不久,儿子急匆匆跑下来,边跑边扣钮扣,头发乱乱的,脸还有点红,推了自行车就走。敏仪在阳台上说:“别骑太快了,还有时间,路上小心呀!”我把脑袋靠到车窗了,抬头往阳台上看,敏仪穿着睡衣,头发蓬松,正望着儿子远去的背影。早上我出门时,她已经把睡衣换下了,还系着围裙做早餐,现在怎么又换衣服了?


  我开车跟在儿子身后,看着他用力踩着,飞快地向学校去,一路上都目不斜视。一点事没有。也没见跑到什么别的地方去交坏朋友。


  第二天我又跟了他,这一天他很按时,早早地就下来了,下楼时衣服整整齐齐,敏仪在阳台上送他时也是穿得整整齐齐的,和我早上出门时看到的一样。怪了,又和昨天不一样了。


  为什么两天会不一样呢,前一天为什么他原本着装整齐,随时可以出门上学的,但出门时却又衣冠不整?我感到问题出在家里。我忽然间非常想知道到底家里有什么事,于是我决定在家里找个藏身的地方第三天敏仪在厨房里做早餐的时候,刚好儿子上厕所,我趁机打开门,说声:“早餐我不吃了,我走了。”但我没走,我“呯”地关上门,然后急忙躲进自己房间床底下。一家之主要躲在床下,真是可笑。


  过了一会儿,哗哗的水声响起,儿子从厕所出来了。两人坐在餐桌边,敏仪说:“你爸今天好怪,象赶什么似的,没吃就走了。”


  儿子说:“可能他有什么急事。”


  敏仪没有说什么,两人于是开始吃早餐。餐厅里,传来母子俩低低的说话声音,听不清说什么,但可以感到语气很亲昵,敏仪不时发出咯咯的轻笑,我从床底探出头,刚好可以看到餐厅的一角,他们母子俩坐得很近,几乎挨到了一块,儿子还把腿蹭到了妻子的腿上,太粘乎了吧?敏仪也真是,这样宠他。


  吃着吃着,儿子的手伸了下来,撩起了妻子的裙子,摸到了妻子的大腿上,还来回的抚着。不会吧,我只感到头一下就胀了起来,这小子,怎么这样!


  “好了,快吃吧,要上学了。”敏仪嗔道。


  “妈,”小龙撒娇道,“今天还早,你不是说可以隔天来一次吗?”


  “你呀,整天想着这个,还不认真学习,你爸都说你了。”敏仪说。


  “我知道,现在我很认真的,期中考试我一定会考好的,妈你放心好了,我向你保证。”儿子拍了拍胸脯。


  说着大腿又蹭到了敏仪腿上,我看到敏仪的手环住了儿子,儿子顺势坐到了妻子的双腿上,两个人搂在了一起,我可以听到他们“啧啧”的亲吻声,天啊,我只觉得天旋地转,真想马上就冲出去,可是,这,这叫我怎么说呢,一个是我的独根苗,一个是我心爱的妻子,我,我能怎么样呢,如果我冲出去,我下得了台吗,会怎样收场呢。我忍住了,不能出去,实际上,我是不敢出去。


  敏仪推开了儿子:“你下楼去看看你爸的车还在不在?”


  儿子兴冲冲地一阵风似地跑下楼,简直充满活力,不到半分钟又冲回来:


  “走了!”


  “嗯,那关好门。”敏仪说。


  儿子关上门,马上扑到了妈妈的怀里,“别在这里”敏仪说道。


  “那,到我房里,好吗,我们还没有我房里过呢。”儿子说。


  “好吧!”敏仪答应了。


  然后,我看见两人的脚,慢慢地走向小龙的房间,走得真的很慢,走走停停的,然后消失。接着听到房门关闭的声音。不一会儿,就听见儿子的床重重地响了一下,我的心一下沉到谷底。


  我这心里五味交陈,趴在床底,似乎连动一下的力气也没有了。脑子里一片空白。不久,又听到房里传来了一些声音,那是、那是那种大人做事时的声音,很激烈,还有小龙粗粗的喘息声,敏仪也是喘着气,还不时地轻声说:“轻点,别急,轻点,别太累了。”但那激烈的声音依旧,小龙一定很卖力。


  我的手都颤抖了起来。又过了一会,那边才慢慢地静了下来。房门开了。我听到母子俩低语着,匆匆走出来。当他们的脚进入眼界时,我发现敏仪的高跟鞋不见了,赤着双脚,儿子的皮鞋换成拖鞋,袜子也没穿。


  “快点吧,你呀,要上学了,叫你不要这么猛,就不听。”敏仪低声说。


  “妈,你太好了,我忍不住嘛!”小龙说着,又凑到敏仪的面前。


  “好了,快点,上学去。要迟到了。要不,妈妈用车子送你。”


  “不用了,我说过,我是男子汉,不用妈妈送,让同学们看见会笑话我的。


  而且李老师也说过了,不让家长用车接送。让我们痒成独立的好习惯。”


  “得了,你还独立呢,整天缠着妈妈。好,去吧。”


  敏仪进了我们的房间,我注意到她今天只围着睡衣,里边。一定什么也没有穿,然后她坐到我头顶的床上,吱吱呀呀地弄了一番,穿上了衣服才出去。


  “妈妈再见。”小龙说。


  “再见,路上小心。”


  门关上了,儿子的脚步声从楼道传来,很急的样子。


  敏仪冲进房间,跑到阳台上,探身向下,大声地说道:“慢点啊!路上小心点。”


  我见她足足在阳台站了有五分钟,才慢慢转回来,步伐也变得懒散。在床上坐了一会,她起身离开,听声音,象在外面搞卫生的样子,只不过动作很慢,做做停停。偶尔也进房间来,打开衣柜,又关上。


  过了很久,我听她拔电话:“喂,梅姐啊?人到齐了没有,我好了,我马上来。”我知道她要到她的姐妹们那里去打麻将了。很快,她锁门出去了。


  听到楼下奥拓车的车声远去,我才从床底爬出来。


  餐厅已收拾好,椅子都靠了桌。儿子的房间,一切都整整齐齐的,垃圾桶也清干净了。来到浴室,我看见妻子的内裤挂在衣架上,还在滴水,镜子上雾气还没散尽。我又看了看垃圾桶,发现特别满,心里一动,走过去仔细翻查。找到的东西再一次我手脚发软,心跳得象要裂开:几团沾着粘液的卫生纸,一个绞成一团的避孕套,套里,有透明的液体,摸上去,居然热乎乎的。我一下就瘫坐在地上。


  晚上回家,看着儿子和妻子,我真的不知如何是好,但是为了面子,我只有忍气吞声,看看再说吧。敏仪感觉到了我的变化,晚上在床上时,我背对着她,她很主动地靠了上来,热乎乎地身体粘着我,“怎么了?脸色不太好。”敏仪关切地问。


  “没什么,可能太累了。”我掩饰道。


  “那我帮你揉一下。”


  还没等我说不要,敏仪的双手已经揉到我的双肩,她丰满的双乳顶在了我的背上,很柔软,我心下一动,不由得想到了早上她和儿子在一起的情形,我原本以为我会生气,但很奇怪,我竟然感到有点莫名地冲动。说真的,我很久没有和敏仪做爱了。


  我控制着不让自己再想,但是早上那种吱呀吱呀的床响却总是在耳边回响,我忽然一翻身,压在了敏仪的身上,我的下身硬很厉害,真的是很难得。


  敏仪也感觉到了,她双手搂住了我的脖子,娇羞地嗔道:“不是吧,怎么这么厉害了?”


  我没说什么,也不想说,我只感到有种烦燥要发泄出来,我粗暴地扯开了敏仪的睡衣和内裤,分开了她的双腿,然后用力地朝她的那里顶,“啊!”敏仪轻呤了一下,“死人,慢点嘛,这么急?”


  我喘着粗气,不管她,只是一味地往里边插,敏仪的阴道里还很干涩,我进得也很难受,但是听到她的呻吟声,我就有种报复她的快感,我拚命地顶,不久就进到了敏仪的最深处。或许敏仪也感到对我有点内疚,她很快就开始热情地迎合我,腰扭得象蛇一样,难道她和儿子在一起也是这样?我被刺激得更来劲了,咬着牙狠狠地插,每一次都直达花心,很快敏仪就开始呻吟起来,她的那里边也分泌出不少的淫水,真的很舒服,我好久没这样了,我大力地弄着,把床都弄得“吱呀吱呀”响,几十下之后,在我还没想射的情况下,那种快感就袭来了,我还是忍不住把积了两个多月的精液射了出来。敏仪紧紧地夹着我,享受着这最后的一丝快感。


  我喘着大气倒在了敏仪的胴体上。她温柔地抚着我的背,说:“老实说,今天受了什么刺激,怎么突然这么厉害起来了?”


  我长长地吐了一口气:“没什么,好久没来了,再不来,弄不好我的老婆要跟人跑了。”


  “你呀,累了就别这么蛮干,乱说些什么呀!”她嗔道。


  “我们好象很久没做了吧,你平时想不想?”我开玩笑地说。


  “得了,老不正经的,我想,想又怎么样,孩子都有了,还想什么呀,老夫老妻的,你是不是在外面有什么问题?想拿这话来压我。”敏仪说着笑起来。


  “你是不是想我有问题?”我作出一点笑反问她。


  “你嫌弃我们母子俩了。”敏仪嘟起了小嘴。


  “好了,睡吧。”我自己反到没话说了,其实说真的我还没想清楚该怎么办呢。一阵发泄之后,心情好象又平复了不少,我也就低头睡了过去。


  第二天起来之后,我一点精神也没有,我干脆不去公司了,其实说心里话,我是不希望给他们母子俩创造机会。我躺在床上,看着他们刷牙洗脸吃早餐,小龙脸上布满了失望的表情,在敏仪的推搡下才出了家门。


  儿子走后,敏仪问我要不要去看医生,我说不想去,敏仪看看我好象也没什么大事,给我量了一下体温,很正常。于是也就放心了。


  “叫你昨晚那么猛!”敏仪点着我的额头说,“年纪不少了,多注意点,逞什么能呀!”


  我的心里跳了一下,是啊,我都快五十的人,而敏仪却正值虎狼之年,我虽然很有钱,可是,有些东西不是钱能做到的,从这个角度来说,也是很正常,何况她又没在外边乱来,那人还是我的亲儿子哩。她们母子情深,也在可以理解的范围内,唉,老天啊,我怎么会想到这上边来,乱七八槽的,头又变得很沉了,想着想着,我又睡过去了。


  我就这样在家里躺了两天,一点事也没有,很平静,到了第三天,我很不情愿地起来了,我是真的不想去公司,我真的想天天呆在家,不让他们有机会,可是,这事情也不能老是这样,也许有天会有什么新的变化,也许有天儿子意识到这样做的后果,他会自动停止,这样一想,我不禁安心多了,是啊,他总有一天会离开这个家的。家丑不可外扬嘛。公司里好多事等着我呢,我打起精神,上班去了。


  下了楼,才没走开几步,我就停住了,我忽然想回去看看她们母子俩又在干些什么,我真的很想看,很想知道,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有一股力量又把我拉了回来。我下定了决心再看一看,不然心里堵得慌。


  我上了楼,谎称忘记拿东西了,进了家之后,等到儿子进卫生间的时候,我假装要出门,象上次一样,“呯!”地关了门,悄悄地又溜回了自己床底。


  不一会儿,儿子就从卫生间里出来了,他没有回客厅,而是直接进了厨房。


  很快厨房里就传来了他们母子二人的笑声,我想一定又是儿子在那乱摸他妈妈的大腿了。


  过了一下,两人从厨房里出来了,我看到四支脚挨得很近,一直走到大沙发边上,然后两个人就倒了下来,敏仪的脸就对着我的卧室这边,我吓了一跳,还好床罩很低,床底又很暗,我想她一定不会看见我,于是我继续大胆地往外看。


  敏仪和小龙缠了一会,就推开了他,说:“乖,先吃早餐吧,小心身体。”


  “不嘛,”儿子死抱住妈妈,“妈,给我吧,我想死你了。这几天爸爸都在家,我都快忍不住了。今天早上学校的教室安装电脑,我们早上放假,刚好爸爸又病好了,我可以好好地在家陪你了。”


  “那也得先吃早餐呀!”


  敏仪说着要坐起来,没想到儿子一下又把她按在了沙发上,“好妈妈,求你了,先来一次了。”


  小龙说着,就迫不及待地去解敏仪的睡衣,敏仪推了几下,没拗过他,只好算了,她在儿子的额头上敲了一下,嗔道:“你呀,真不知道我上辈子欠了你什么,唉!”


  说着,她温顺地躺了下去,就在沙发上。儿子掀起了妈妈的睡衣,和我想的一样,敏仪里边什么也没有穿。两条光滑雪白的大腿一下就露了出来,我看着也不禁有些冲动,真是奇怪。小龙快速地脱下了自己的短裤,小伙子,真的是长大成人了,虽然白了点,但双腿还是有点肌肉的。我忽然间有点迷茫,这就是我的儿子?原先小小的一个婴儿,一转眼就这么大了?


  儿子伏到了敏仪身上,两个人叠在了一起,脖子扭来扭去,在相互亲吻,不久,敏仪张开了双腿,双手探到了小龙的下边,握住了他的东西,慢慢导入到她的双腿之间。她拍了拍儿子的背,柔声说道:“乖,来吧。”


  小龙架起敏仪的胳膊,使劲一捅,只听见“滋”的一声,儿子的阴茎一下子全根而入,小龙发出了一声呻吟,敏仪也长长吐出了一口气,那一瞬间,我的下身也一下硬了起来。


  就这样,儿子开始了上下运动,敏仪只是温柔地亲着他的脸,双手轻抚着他的头发,天啊,我第一次见到了这么多天来我所不愿见到的情形,我脑子里一片空白,但我的身体却激动不已。小龙不停地往敏仪里面插,感受着敏仪里面的紧缩、蠕动与润滑。他低着头,脸蛋在他母亲的怀里磨来磨去,“妈,你真好,我等了好久了!”


  “好儿子,轻点,别太累了。”敏仪款款地迎合着儿子,温顺地承受着他的冲击,她没有表现得很激动,她还保持着做母亲的矜持。我突然觉得她象一块海绵,默默地吸收着儿子的青春燥动。


  几分钟后,小龙大动了几下,就直挺挺地躺在了母亲的身上。两人喘了一会气,敏仪替他擦了擦汗,小龙的手在敏仪胸前又弄了好一阵子,才坐了起来。


  敏仪跑到厨房把早餐端了出来,两坐在餐桌前,边说笑边吃起了早餐,我不知道儿子今天上午放假,这下好了,我只能静静地躺在床底下了。好在底下还很宽,我侧了一下身子,稍稍松了口气,跟刚做完爱似的,全身象要虚脱了一样。


  我闭上了眼睛,听着他们母子在桌边说话,很快早餐就吃完了,我希望他们能上上街,这样我好逃出来。老天,在自己家也得逃。真是太狼狈了。


  敏仪收拾着桌子,小龙进了卫生间洗澡,我看准机会想溜,可才一探头,家里电话就响了,我吓得赶紧缩了回去。


  敏仪跑了出来,“喂,我是敏仪,梅姐呀,喔,今天呀,今天恐怕不行了,喔,是的,我们家有点事,对,我不能过去打了,嗯,好的,好的,你们叫小芳顶一天吧,不好意思,我明天一定过去。好的,德月楼喝早茶,算我的。明天我一定到。BYE BYE。”这下更好了,麻将也不打了。


  电话才一挂,小龙就赤条条地从浴室里冲了出来,“妈,你太好了!”这小子在敏仪脸上亲了一下。


  “你呀,我还不是为了你,快回去洗,要着凉了。”


  “妈妈万岁!”儿子边叫着边跑回了浴室。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我和儿子同学的妈妈

3.0分

3.0分 儿子和妈妈

3.0分

3.0分 我干他女儿他干我老妈

3.0分

3.0分 妻子女儿和妈妈

3.0分

3.0分 妻子女儿和妈妈

3.0分

3.0分 我和嫂子的妈妈

3.0分

3.0分 我的母亲,他的妈妈

3.0分

3.0分 爷爷,妈妈和儿子阿童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

https://5m6.xyz  https://www.fense6.xyz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受北美法律保护,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