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姐夫的荣耀】(37) 赏心酒

 首页

👙请收藏本站网址发布页     https://5m6.xyz  https://www.fense6.xyz



第三十七章 赏心酒四个人,三个杯。杯里有酒,很醇和的酒,想不到「赏心水米」不但粥很好吃,酒也很香,又 香又醇。「这酒是用什么米酿的?」乔若谷的双眼瞪着赵红玉,他已经喝了三杯「赏 心酒」,但他似乎还想再喝,舔舔唇,他嗅了嗅手中的空酒杯,那副馋样简直就 像一个酒鬼。我也像酒鬼,咂咂嘴,我也用疑惑的眼神瞪着赵红玉,因为给我和乔若谷斟 酒的人就是赵红玉。赵红玉不能简单的说她是美女,她是美女中的美女。第一次见到赵红玉是在 朱九同别墅里,那次,我就对赵红玉的容貌感到吃惊,她有一双很特别的眼睛, 长长的睫毛下,那条狭长的眼角很自然地流露出狐媚的神态,这种媚态是天生的, 独一无二,别的女人也无法模仿,站在她面前,无论是什么角度,男人都会产生 一种错觉,觉得她在看着你,留意你。被美女关注是什么感觉?别人我不知道,我就会有荣耀感,有时候,我甚至会觉得自己像是一个纵横 四方,睥睨天下的大英雄。只有大英雄才配拥有像赵红玉这样的大美人。我很想拥有像赵红玉这样的大美人。只可惜我不是大英雄,乔若谷看起来也不像,朱九同就更不用说了,所以美 人给我斟酒我已经很满足,何况「赏心酒」一点都不输给任何琼浆玉液,奇怪的 是,赵红玉只给我和乔若谷斟酒,连斟了三杯,而朱九同却只能在一旁愤怒地看 着我们。「湘鄂地区有一座玉峰山,玉脂米就产自玉峰山的山腰上,这种米,颗大粒 圆,气味清香,色泽晶莹剔透,就……就像我的肌肤一样,用这种米酿的酒一定 是天下第一美酒。」赵红玉没有笑,她的表情很平淡,好像她所说的每一句话都 是真的。我很想笑,乔若谷也是拼命忍住的样子,但我们都笑不出来,因为朱九同在 大声咆哮:「难道我就没有资格喝这种美酒?」包间里有四个人,但宽大的实木 方桌上只摆放着三个杯子,三个杯子中,我和乔若谷已经各占其一,剩下的一个 杯子只能让一个人用,这似乎意味着有一个人无法喝到「赏心酒」。难道朱九同真的没有资格喝「赏心酒」?如果由我决定,我情愿把酒倒掉,也不会给朱九同喝上一滴,对于朱九同, 我内心始终充满了厌恶之情,一想到他曾经侮辱过戴辛妮,我的心中就充满了怒 火。让我懊恼的是,赵红玉居然嫣然一笑,给朱九同也斟上了一杯「赏心酒」, 她还站起来,亲自把酒端到朱九同面前:「朱总裁怎么会没有资格呢?想当初, 朱总裁对红玉诸多关照,红玉一直心怀感激,恩,这杯赏心酒就算是红玉敬朱总 裁的。」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赵红玉笑,这一笑简直百媚丛生,明艳妖娆。我心中如同打翻了一只大醋缸,嫉妒中还带着愤怒,乔若谷却一脸平静,看 不出他心里想着什么,只是他握酒杯的手已经变成了拳头。「嚇嚇,我记得小玉来KT时,还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小孩,如今一晃七年就 过去了,以前的小女孩,如今变成了一个漂亮的大姑娘,唉!时间过得真快呀, 嚇嚇,还是小玉对我好,还是小玉知恩图报。」朱九同接过赵红玉递来的「赏心 酒」,干瘦的脸上绽开了笑容,只是皱纹太多,如老树盘根一样,加上几缕稀疏 的胡子,他看起来就像一个黑灰的胡萝卜,可恨的是,他的眼睛居然盯着赵红玉 鼓鼓的胸部看,那地方有一条很长,很深的乳沟。朱九同已经很老了,但他拿起酒杯的那一刻,眼睛里放射出夺目的光芒,仿 佛又回到了那段叱咤风云的岁月,他的手变得坚强有力,在美人的注视下,朱九 同举起了酒杯。突然间,一条矫健的身影迅速弹起,闪电般地扑向朱九同,只听「砰」的一 声,朱九同手中的酒杯摔在了宽大的方桌子上,瞬间裂成了无数的碎片,一杯满 满的「赏心酒」溅洒四处,就连我的衣服也无法幸免地沾上了好几滴。我吃惊地看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朱九同也呆呆地注视着乔若谷,因为就是 乔若谷把他酒杯击落。「酒有毒。」乔若谷淡淡地看着朱九同,他身边的赵红玉已经脸色大变,狭 长的眼角放射出的电波已不再温柔,而是一道狠毒的寒芒。我突然间打了一个激灵。「毒?乔组长,你说酒里有毒。」朱九同深吸了一口气。「对。」乔若谷木无表情地点点头。「谁想毒我?」朱九同又深吸了一口气,他的眼光从乔若谷移到赵红玉的身 上。「我。」赵红玉冷冷地说道。「你?小玉,我不明白……」朱九同吃惊地看赵红玉。「朱九同,你不必感到意外,我刚来到KT你就玷污了我,那一年我才十五 岁,从你玷污我的那一天开始,我就想你死,每时每刻都想你死。」赵红玉狭长 的眼角流下了一串晶莹。「可……可是,已……已经过去了七年了,小玉,我知道我不对,我……我 那时候色迷心窍……」朱九同喃喃地说道。「七年?哪怕过了七十年,只要有机会,我都会杀了你。」赵红玉脸色已经 变成了铁青,她的声音仿佛来自阴森的地狱。「嚇嚇……可惜,可惜你永远没有机会了,嚇嚇……」朱九同突然大笑。「为什么没有机会?」我突然插上一句。「嚇嚇……因为乔组长不会给你们有机会,乔组长会保护我,嚇嚇……」朱 九同越笑越大声,他眼里还泛着一丝得意。「保护?乔哥,你是朱九同的保镖?」我把目光转向乔若谷。「不是。」乔若谷摇了摇头:「朱九同已经转做了检方的污点证人,我必须 保护他。」「污点证人?他要指证谁?」我大声问。乔若谷淡淡地说道:「中翰,本来有些事情我不能告诉你,你也没有权利知 道,但事发突然,我现在可以告诉你,朱九同是指证何书记的重要证人,不但我, 就连你都应该保护他。」「何书记?」我大吃一惊,因为我与何书记有金钱交易,我还亲手把十五亿 转汇到何书记指定的银行,单以贿赂罪来说,如此庞大的数目,足够我把监狱坐 穿十次。「对。」乔若谷目光如炬地看着我。「那……那何芙呢?她知道这一切吗?」我的声音有些发抖。「知道,虽然她是何铁军的女儿,但她只忠于国家,忠于法律,当然,为了 避嫌,抓捕完万国豪和万景全后何芙就必须回北京,恰好她也受伤了,更应该回 北京医治。」「那你与赵红玉是什么关系?」我突然想知道一些事情。「调查何铁军的时候,我们发现有一个女人与何铁军关系十分密切,这个女 人就是赵红玉,为了获得更多能直接指控何铁军的证据,我说服了她,她也是这 起案件的关键证人。今天晚上拿到录像带后,我就带上赵红玉,朱九同一起回北 京,只是,我想不到赵红玉想杀了朱九同。」「你怎么知道赵红玉下毒?」我又 问。「指甲,赵红玉端酒给朱九同时,食指伸进了酒杯里,当她把食指拿出来时, 我发现她食指的指甲褪色了,本来是粉红色的,如今却是普通的肉色。」乔若谷 看了看赵红玉的双手。的确,赵红玉的双手美极了,纤纤十指更是嫩白无骨,惹人喜爱,唯独左手 食指的指甲无色,这与她另外九个指甲的颜色很不协调。愤怒的赵红玉下意识地把双手收了起来,握成了两只小拳头,哎,哪怕是小 拳头,也可爱异常,真想放在手中好好把玩一番。「恩,女人的指甲褪色确实不好看,也难怪乔哥会注意到这些细节,只是, 光凭这些,你就断定赵红玉下毒?」我心中还是疑问万千。「说实话,我也不敢肯定赵红玉下毒,但朱九同太重要了,我不得不小心, 幸好,我的判断是正确的。唉,做我们这份工作,随时都会有危险,如果让危险 出现在面前,也许一切都晚了。」乔若谷叹了一口气,不知道什么时候,他手里 已经多了一把手枪。「咯咯……」赵红玉突然放声娇笑,笑得花枝招展,娇躯乱颤,她胸前的那 条深邃的乳沟越来越清晰,我甚至看见了淡淡的乳晕,天啊,我硬了,硬得非常 厉害,小腹下,一股澎湃的欲念瞬间就涌上了我胸口,继而占据我的大脑,蚕食 我的理智。「赵红玉,我……我还是低估了你。」乔若谷突然浑身颤抖,脸色通红,就 连脖子上的青筋也根根凸起,显得狰狞可怕。「哼,两个臭男人什么都不看,就看人家的手指,难道我赵红玉就只有手指 好看么?」赵红玉娇嗔一句,两只嫩白的小手托住了鼓鼓的胸部,然后缓缓地向 中间挤压,堆砌一座高高的山峰。「赵红玉,你要干什么?」乔若谷的身体抖得厉害,他的双眼瞪得比牛铃还 大,我注意到他的裤裆隆起了一个高高的帐篷。哦,我的天啊,我裤裆的帐篷更大,还火烫异常,我心中逐渐聚集一个念头, 那就是交配,和任何女人交配,不管美丑胖瘦,不管年龄大小,只要是女人。可是偏偏这个时候,赵红玉的纤纤十指挑开了上衣的纽扣,本来深开V领的 上衣就很性感,如今更是露出晶莹剔透的肌肤,没有乳罩,只有一件薄如蝉翼的 吊带内衣,我清晰地看到了两颗激凸的乳头,乳头很小,但乳房很大很挺,把薄 如蝉翼的内衣高高撑起,我还看到了一个平坦的小腹,那里看不到一丝赘肉也看 不到一点胸骨。我的呼吸开始急促。可怕的是,赵红玉还在继续,她轻舒玉臂,优雅地剥下那条紧身的牛仔裤, 露出两条笔直匀称大腿,大腿修长,同样晶莹剔透,隐隐泛红,那是一双极品的 美腿,踢开脚边的牛仔裤,她的凌波玉足也让房间的三个男人尽收眼里。我的灵魂开始出窍,看到赵红玉向我走来,我快疯了。突然间,我发现乔若谷开始脱衣服,他脱得很慢,但脱得很彻底,我注意到 乔若谷也有一根粗大的阳具,诡异的是,尽管在脱衣服,他的手枪始终拿在手里。赵红玉妩媚地看着乔若谷,狭长的眼角还粘着淡淡的泪花儿,但眼眸中已经 充满了笑意,笑得很放肆,很大胆,我突然感到了强烈的嫉妒,看到赵红玉袅袅 的身形一转,竟然向乔若谷走去,我的嫉妒就更强烈了。让我惊讶的是,我听到乔若谷的哀求:「别……你……别……别过来……」赵红玉没有理会乔若谷的哀求,她走到乔若谷的面前,伸出纤纤小手,轻轻 地抚摸乔若谷的脸庞,嫩白的手指扫过了乔若谷高挺的鼻梁,然后用世界上最温 柔的语气对乔若谷下了一道命令:「乖,把嘴张开。」乔若谷就像一个很听话的 小孩,他很痴迷地张开了嘴唇,鼻梁上的小手悄然滑下,一根葱白手指钻进了他 的嘴里,闭上嘴唇,乔若谷贪婪地吮吸着那根嫩白的手指。「好吃么?」赵红玉柔声问。「恩。」乔若谷痴痴地点了点头。「把枪给我。」赵红玉笑眯眯地抽动那根放在乔若谷嘴里的手指。乔若谷愣了一下,但随即把握枪的手举了起来。「不……乔组长,乔组长,你不能把枪给她,她要杀了我……乔组长,你是 不是中了迷药?你快醒醒……」朱九同从椅子跳起来,他激动地向乔若谷大声吼 叫,看来,他已经意识到了危险。赵红玉没有理会朱九同,她甚至没有看一眼朱九同,而是把香软的身体贴到 了乔若谷的身上,用那两个高耸挺拔的地方开始厮磨着乔若谷的胸膛,另外一只 柔嫩的小手缓慢地抓住了乔若谷紧握的手枪:「把枪给我……」「不……」惊恐万分的朱九同突然向赵红玉扑过去,虽然年纪已经很老了, 但这一扑之势却是十分的猛烈和迅速,人,总是在最危险的时候爆发出巨大的潜 能,朱九同显然意识到了危险。「嗖……」一道很沉闷的声音。这是一支加装了消音功能的手枪在射出子弹时所发出的声音。如果是一般的 手枪,在如此近的距离抠动扳机,我的耳朵一定会被震得嗡嗡响。这种特殊的武 器一般只配备执行特殊任务的人,乔若谷就属于这种人,他不但执行特殊任务, 他还是一个有特殊身份的人,与何芙一样,乔若谷的射击技术也非常精湛,子弹 是从朱九同的两条眉毛之间射入,不偏不倚。我在想,是不是击中头部可以减少血花四溅?这个答案我已经没有心情深究下去,我除了震撼外,还是震撼,不知道为什 么,我的理智在一点一点的恢复,裤裆的巨物不停地跳动,如同敲锣打鼓一般, 强烈地分散了我的注意力。「谢谢你,乔大哥。」赵红玉掂起了双脚。乔若谷的身材不算高,但赵红玉要想吻乔若谷的嘴唇就必须掂起双脚。「不用谢,这种恶棍死有余辜,之前,我并不知道他侮辱过你,只是……只 是你不该在酒里下春药,我现在真的很辛苦,很难受。」乔若谷没有给赵红玉双 脚落下地的机会,他的双臂紧紧地搂着赵红玉的软腰,我真担心乔若谷会把赵红 玉的软腰折断。「乔大哥,你不用忍,红玉现在就是你的人,你无论做什么我都愿意。」赵 红玉也楼着乔若谷的脖子,修长的大腿不停地抚摸乔若谷的大阳具,实际上就是 赵红玉的妙处也与乔若谷的大阳具有过亲密接触,我距离他们只有两米的距离, 所以我看得很清楚。「噢,我也不想忍的,你是那么迷人,就是不放药我也会想入非非,噢,你 能告诉我,你给我吃的药叫……叫什么名字。」乔若谷痛苦的挣扎,他的双手已 经游到了赵红玉的美臀,只挂着一条小巧蕾丝的美臀竟然也红润晶莹,真是令人 垂涎三尺。「你坐下来,我慢慢地告诉你。」赵红玉吃吃地笑,她拉着乔若谷的手,准 确地说,她拉着乔若谷粗若儿臂的第三只手来到一张椅子上,轻轻一推,乔若谷 就跌落椅子上,赵红玉分开双腿,拉开她的小内裤,露出一片萋萋的青草地,草 地的中央有一条粉红的裂谷,裂谷迎来了一个雄伟的客人。「噢……红玉,我……我这是犯罪,何况……何况中翰还在旁边,噢……好 紧……」乔若谷皱起了眉,也不知道他是舒服还是痛苦,他似乎暗示我离开,但 我双脚如钉上了钉子,半步都挪不动。「啊……乔大哥,你的东西好厉害……啊……」赵红玉双手压在乔若谷肩膀, 双腿都掂起了脚尖,美妙的圆臀一上一下地开始耸动,很显然,她已经开始吞吐 乔若谷的大阳具,为了证实我的判断,我走到了赵红玉的身后,果然,我看到了 让我血液沸腾的情景。「中翰,你……你能不能不看?」乔若谷揉着赵红玉粉红的臀肉,揉得很用 力。「她不是你的,我也难受,我也喝了有春药的赏心酒。」我冷冷地说到,这 个时候,我可不愿意做君子,虽然我完全可以克制我的欲望,但我不愿意放过眼 前这个尤物,除非我是笨蛋。我当然不是笨蛋,更不是胆小鬼,我的胆子一点都不比强盗差,我不但没有 离开,反而向赵红玉走去。「走开。」乔若谷向我大吼,他的双眼瞪得很大。我没有说话,而是继续跨出一大步,离赵红玉粉嫩柔滑的玉背已经不到一臂 的距离。「恩……啊……」赵红玉还在耸动,我与乔若谷之间的敌视她漠不关心,似 乎这一切都与她无关,她只知道忘情地扭动她的软腰,靡靡的呻吟中,我听到了 一声「扑」,声音很小,但我听得很清楚,这声「扑」来自赵红玉的屁眼。女人放屁不多,放响屁更少,做爱的时候放响屁,那就是十年一遇,看来我 今天运气不错,居然听到了美人在做爱时放了一个响屁,唯一遗憾的是,美人不 是和我做爱。对于女人的屁眼,我以前一向忌讳,但自从唐依琳教会我享受屁眼后,我几 乎天天都盼望着能再度品尝被扩约肌绞榨的感觉。只可惜,我没有胆子向戴辛妮, 小君,庄美琪提出菊花之爱,我害怕一说出口,就立即被五马分尸。不过,面对赵红玉,我就不存在任何惧怕,何况她放了一屁,那一定是天意。啊,什么狗屁天意,我只是在给自己凌辱赵红玉提供借口,我已经卑鄙到为 自己的无耻找借口。我很无耻么?答案却很模糊,因为我的手抚摸赵红玉的玉背时,赵红玉没有一丝反抗,反 而是消魂的呢喃:「恩……李总裁,你为什么不脱衣服?」我笑了,笑得很得意, 衣服也脱得飞快,乔若谷无奈地喘了一口气,他愤怒地抓住赵红玉的两个饱满的 山峰,很用力地蹂躏,很粗鲁地揉搓,连我也看不过眼。「乔哥,你温柔点好不好?」我大声道。「恩……恩……李总裁,我喜……喜欢乔大哥用力,啊……恩……」赵红玉 把两座颤巍巍的肉峰送到了乔若谷的面前,这次,轮到乔若谷得意了,他干脆把 肉峰含在嘴里,大口大口地吃,大口大口地舔。空气中充满了淫荡的气息,我的心扑通扑通直跳,连手心也潮湿了,这时, 赵红玉扭过脖子,向我笑了笑,她是一个美得令人心颤的女人,娇柔的呻吟间, 她伸出手臂把波浪式的披肩长发全部拢集在一边,露出雪白的脖子。赵红玉的脖子不但雪白,还非常香嫩,舔一口我都怕舔坏了,不过,赵红玉 的咯咯娇笑打消了我的顾忌,我也像乔若谷一样变得粗鲁,我甚至把手臂绕到她 胸前,握住了丰满的乳房,这是赵红玉很引以为傲的地方,如同雨打的蜜桃,只 差一天就成熟。「啊……啊……你们想做什么?想欺负我吗?我可不会答应哦。」赵红玉一 边耸动她的身体,一边撒娇,她两个丰满的乳房已经各为其主,分落在我和乔若 谷的手中,我的胯下,那根怒目而视的大肉棒向我述说它的痛苦,我不能不安慰 我的大肉棒。赵红玉的屁眼无疑是安慰大肉棒的最佳地方。「你想我们欺负你对不对?」我的欲望已经接近临爆点,揉着赵红玉的丰乳, 我发现乔若谷已经处于迷离状态,那支黑乎乎的手枪不知道何时,已经摆放在桌 面上。「恩……不对,不对……」赵红玉的身体几乎全趴在乔若谷的身上,她的美 臀越抬越高,直上直下的大阳具几乎把湿透的裂谷撑爆,粉红的穴口翻起了层层 的穴肉,真的淫荡极了。「不对么?难道不是欺负而是强奸?」我托住了赵红玉的美臀,制止了她的 耸动,手指滑入菊花心。「啊……啊……李中翰……你不要摸那里……啊,你的手指……」扭动中的 赵红玉大声娇嗔,因为我的手指确实插进了赵红玉的屁眼,轻轻搅动,屁眼里竟 然流出晶莹的黏液。「好美的屁股。」我发出了由衷的赞叹,只是我的内心更赞叹赵红玉有一个 奇妙的屁眼。「恩……恩……你们是大坏人,你们想强奸我……轮奸我,我……我可不同 意噢……」赵红玉大声呻吟。「哦」乔若谷发出了一声浑厚的低吼,他不能忍受赵红玉停止耸动。「哦。」我也发出了一声浑厚的呻吟,因为我的大肉棒已经捅进了赵红玉的 菊花眼,真难想像那么粗大的龟头居然没入了窄小的屁眼,龟头的勒痛让我迟疑, 但只迟疑了半秒,我就继续前挺,把整根大肉棒全部插入了肛门。「啊……噢……噢……」赵红玉发出歇斯底里的尖叫。*********「赏心水米」的包间里灯火依然如炽。一个男人躺在冰凉地砖上发了均匀而柔和的鼻息,显然,这个男人已经熟睡, 均匀的鼻子显示出这个男人的身体素质属于超一流的范畴,一个男人在一个女人 身上疯狂了一个小时,又连续射了三次精液后,还能有均匀的鼻息,那这个男人 绝对不简单。当然,这个不简单的男人不是我李中翰,而是乔若谷。我轻轻地把玩一把黑乎乎的手枪,这是乔若谷的手枪,枪没有上膛,但我还 是把枪口指着赵红玉,她正在穿内裤,修长的美腿真的一点瑕疵都没有。「不要穿衣服。」我轻声道。「什么?」赵红玉一愣,她的脸色依然潮红,凌乱的秀发让她更具诱惑力。「没听清楚么?好,那我再说一遍,不要穿衣服。」我很温柔地笑了笑。「难道你还没看够?」赵红玉没有笑,没有一个人喜欢被黑洞洞的枪口指着, 如果是换我,我会被吓得头皮发麻。「确实没看够,不过,我现在不让你穿衣服是另有原因。」我很耐心地向赵 红玉解释,对女人,我一向很温柔,何况我半小时前刚在赵红玉的屁眼里射出了 浓烈的精华,我更应该怜惜眼前这个如花似玉的大美人。「什么原因?」赵红玉口气有点冷,她的眼睛没有看我,只注视着我手中的 黑铁。「我想知道乔若谷有没有生命危险,会不会醒过来,醒过后会不会变成痴呆。」我耸耸肩,还扬了扬手枪。「放心,没有任何副作用,他吃的只是一种特殊的春药,只是催情和短时间 的丧失本性,并不损害身体,更不会破坏记忆,两个小时后,药效就会减弱,三 个小时后,药效就基本消失,现在他睡觉,只是由于身体疲倦。」赵红玉有意地 扭了扭软腰,她不是给我跳舞,而是躲开枪口的角度,她一定是担心我这个笨蛋 不小心让手枪走火。「恩,好厉害的春药。」我发出了惊叹。「可惜,对你没有作用。」赵红玉瞪着我,眼里充满了疑惑。「别这样看我,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耸耸肩,又扬了扬手枪。「李中翰,你能不能把那东西放下?」赵红玉突然向我大叫。「说心里话,不能。」我淡淡地说道。「你怕我?」赵红玉冷笑一声。「你连中纪委的证人都敢杀,连中纪委的人都敢下春药,我还能当你可爱小 花猫?不过,与其说我怕你,不如说我怕何书记。」手枪在我手中越握越紧。「你很聪明。」赵红玉的眼珠子在转。「别给我带高帽,就是笨蛋也知道你是何书记的人。」我淡淡一笑。「你想怎么样?」赵红玉问。「本来我今天晚上要见何书记的,看来已经没有这个必要了,你打电话给何 书记,就说我李中翰想跟他谈谈。」「他不会跟你谈了,你与乔若谷的通话已经被窃听,现在你比朱九同好不到 哪里去。」赵红玉看了看朱九同的尸体,脸上露出厌恶的神情。「朱九同死了,难道我像死人?」我吃惊地看着赵红玉。「像极了。」赵红玉冷笑一声。「我不相信。」「你可以不相信,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你就算不死,也会坐牢。」「坐牢?」「对。」「为什么?」「因为朱九同已死,杀死他的是你手里那把枪,如今这把枪全是你的指纹, 加上我指证你,嘿嘿,人证物证俱在,估计就是不死也判一个无期徒刑。」「你恨我?」「当然。」「我们曾经做过爱,一日夫妻百日恩……」「你闭嘴,你这是强奸。」「你说你喜欢被强奸,所以我满足你而已,怎么现在反咬一口?」「你……李中翰,你死定了。」「我才不会那么笨,我现在就把手枪的指纹全擦掉,哈哈……」我突然大笑。「唉!不是你聪明,而是我太笨,我真后悔告诉你。」赵红玉长叹了一口气, 那样子真的懊悔不已。「你其实不愿意看到我死对不对?」我长叹了一口气。「哼。」赵红玉涨红着脸,她的眼睛有了一丝狡黠的笑意。「你是故意告诉我对不对?」我深情款款地看着赵红玉。「哼。」这次赵红玉连狭长的眼角也有了淡淡的雾气,就像看情人的眼神。「如果我听你的话,赶紧把枪放下,赶紧拿毛巾之类的东西来擦拭手枪,抹 掉指纹,那么你就有机可乘对不对?」我向赵红玉猛眨眼。赵红玉脸色大变,她呼吸变得急促,挺拔的乳房随着胸口的起伏而晃荡起来, 她真是一个迷死人的尤物。「如果我没有猜错,你在附近一定藏有武器,因为纵然我放下手枪,你也不 是我的对手,恩,桌子离你最近,如果我又饶幸猜中的话,桌子下一定有古怪。」我笑嘻嘻向赵红玉抛媚眼。赵红玉却没有把媚眼抛给我,她的眼神比眼镜蛇还可怕,如果眼光能杀人, 我早已经死翘翘了。我单手举起了手枪,枪口对准了赵红玉,另外一只手伸向方桌下,只摸索了 一下,我就碰到了一个硬梆梆的家伙,那是一个带柄的铁家伙。「噢,mygod,红玉同志,你真的把我当成万恶的敌人来消灭?」我吃 惊地看看赵红玉,又看看从桌子下抽出的一把手枪,唉,真感觉自己像双枪老太 婆的后代。赵红玉无奈地咬着红唇,半天说出话来。突然,一个熟悉声音从包间的门外传来:「小玉,你不是中翰的对手。」我大吃一惊:「何书记?」「不错,是我,哎,我应该早点过来,小玉受委屈了,来,来,快把衣服穿 上,别着凉。」何书记走进了包间,他慈祥的脸上充满了父亲般的关爱,在别人 的眼里,赵红玉就像他的女儿。赵红玉飘了我一眼,慌忙捡起地上的衣服,像一只兔子似的跑走了。看着躺在地上犹自熟睡的乔若谷,我长叹了一口气,包间外,已经是人影憧 憧,杀气腾腾,显然跟随何书记而来人不是少数,我绝望地把两把手枪放在桌子 上。「何书记,真巧啊。」我假装很镇定的样子。「是巧,连你也认识中纪委的人,听说你要把录像带交给中纪委的人,恩, 我也对录像带感兴趣,所以过来看看喽。」何书记笑眯眯地看着我,可我觉得他 的目光有把刀子。「说来更巧了,我与这个中纪委的人有点关联,他是我妹妹同学的哥哥,我 妹妹很喜欢他,我也喜欢他,所以我们是朋友了。」我也向何书记投以笑容,当 然,我的笑容里没有刀子。「有时候朋友多也未必是好事。」何书记依然笑容可掬,他挥了挥手,身后 马上闪出三个身穿黑衣的精壮的男子,这些男子动作迅速,步履敏捷,眨眼功夫, 不但把我身上搜了个遍,还把桌子上的两把手枪都拿走,就连朱九同的尸体也消 失得无影无踪,好像朱九同这个人从来不曾来到过人间。「也许朋友多真不是什么好事,不过,我还是希望与何书记交个朋友。」我 向何书记释放出友好的信号,或许也是乞怜的信号。站在什么山头唱什么样的歌, 此时次刻我所想的,就是保住自己的性命和乔若谷的性命,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 东西比性命更重要了。「我一直当你是朋友,可惜你没有把我当朋友。」何书记的笑容消失了,消 失得很快,我感觉非常不适应。「如果是因为录像带的原因,我可以把录像带交出来。」我诚惶诚恐。「哈哈……」何书记突然大笑,笑个不停,我心如针扎般难受。笑声铺停,何书记轻蔑地看着我冷笑两声:「你们以为光凭我与小玉的性爱 录像就可以扳倒我?嘿嘿,如果你们这样想就太小看我了。」「何书记,我既不想扳倒你,也不愿意看到你倒下,我甚至没有看一眼录像 带的内容,我只想过平平常常的生活,对于权力和政治我一点都不关心,如果我 李中翰不小心卷入这场旋涡,那么请何书记看在何芙的面子上放我一马,我愿意 离开S市,甚至离开这个国家。」何书记紧紧地盯着我,沉吟了半天,好像思索着什么,最后,他突然露出奇 怪的笑容,神情和蔼地对我说:「你不必离开S市,更不必离开祖国,我不会为 难你,你走吧,替我向你父亲问声好,不过,你以后最好不要再牵扯进来。我心里咯噔一下,暗想何书记话中的意思,凭感觉,何书记一定认识我父亲, 就不知道我父亲认识不认识这个权力滔天的何书记,想想我的父亲只不过是一个 普通退休工人,又怎么会认识何书记?莫不是何书记在威胁我的家人?想到这, 我又惊又怒。「谢谢何书记的大人大量,你的问候我会向父亲转达,不过,我有一个小小 的要求。」我忍着怒气,小心奕奕地问道。「什么要求?」何书记奇怪地看着我,好像觉得我得寸进尺。「我还想你放过乔若谷。」我紧张地看着何书记。「我不为难你,你却为难我了。」何书记冷冷道。「我知道,如果你同意,我愿意答应你任何条件。」我紧张搓着双手。「据你所说,乔若谷只是你妹妹同学的哥哥,这关系既不密切也有点远,你 大可不必为乔若谷什么。」何书记不解地摇了摇头。「乔若谷救过我。」我沉声道。「恩,受人恩惠,理应回报,不过,我还是不能答应你,不但不能答应你, 我还要杀了乔若谷。」何书记淡淡地说道,他的语气坚定而有力。「什么?」我大吃一惊:「何书记,你……你大可不必这样……」我的心简 直跌落到三千尺深的低谷。「小玉是我喜欢的女人,可我刚才进来的时候看见小玉衣不蔽体,乔若谷也 赤身裸体,唉,我不用猜就知道乔若谷侮辱了我的女人,你说,我该不该杀了乔 若谷。」何书记的眼光阴森可怕。「啊?这……这……」我像吞了一只苍蝇般难受,我既不能承认,更不能否 认,简直无言以对,只能暗叹何书记够狡诈阴险。「怎么?难道中翰让我吞下这口恶气?」何书记在冷笑。「不是,不是,我……我求你了,何书记,只要你放过乔若谷,我什么事情 都答应你。」已经无计可施的我只能低声乞求。「真的?」何书记突然眼光一闪,盯着我问。「真的。」我用力点点头。「你妹妹小君我非常喜欢,如果你答应让小君认我这个干爸爸,我马上就放 了乔若谷,当然,小君必须在我家住上半年。」何书记堆起了满脸笑容。「住半年?」我心中窜起了一团火,一团猛烈的怒火,这团怒火让我瞬间就 失去了理智。「对。」何书记点点头。「呵呵……呵呵……呵呵……」我怒极而笑。「很可笑?」何书记脸色一沉。「我笑你是个白痴,莫说住半年,就是让你这个人渣看上半秒,我也觉得是 一种侮辱。」我迎上了何书记的目光,他的目光不在让我感到害怕,只有怒火才 能让人变得勇敢。「你很不理智。」何书记摇了摇头。「是很不理智,你见过死人理智么?」我冷哼一声。「你不怕死?」何书记奇怪地看着我。「怕极了,不过,要让小君认你这个畜生做干爹,我情愿去死。」我很平静 地回答。「那我满足你。」悄然后退了两步,他身后闪出了两个黑衣人,黑衣人的手 上都各握着一把黑乎乎的手枪。月黑风高杀人夜,从包间的窗口向外眺望,窗外不但月色全无,就连呼呼的 风声也吹了进来,本来惬意的晚风,已经变成了随时会夺人命的厉风。但我没有 感到一丝害怕,因为我想起了小君,我甚至想起了令我讨厌的羊角辫子,我在想, 如果还能活着见到小君,我一定要她再扎起那两条怪异的羊角辫儿。偏偏这个时候,我口袋的手机传来了一条短信息,我打开一看:哥,我今天 晚上就住在樊约姐姐家,如果明天你再不接我回去,那你就真的是一个大混蛋。我的眼睛湿润了。(完)
人体艺术模特美女人体艺术图片美女人体艺术写真色小姐 日本谁知道色小姐网站色小姐全套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姐夫的荣耀之官场险途14作者不详

3.0分

3.0分 姐夫的荣耀之官场险途14-17作者:小手

3.0分

3.0分 [姐夫的荣耀之官场险途14][作者不详]-乱伦小说

3.0分

3.0分 [姐夫的荣耀之官场险途14-17][作者:小手]-乱伦小说

3.0分

3.0分 村长的后院 228.赏赐姐姐

3.0分

3.0分 七夕泡良:上了37岁的多情姐姐

3.0分

3.0分 妈妈的奖赏

3.0分

3.0分 小女生 的虚荣心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

https://5m6.xyz  https://www.fense6.xyz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受北美法律保护,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