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逍遥杀劫[21章全]

 首页

👙请收藏本站网址发布页     https://5m6.xyz  https://www.fense6.xyz

逍遥杀劫[21章全]


第一章美女的危机夜,夜已深,万籁俱寂。黑漆漆的房间里,只摆着一盏昏暗的烛台,微弱的火苗摇曳不定的闪烁着,似乎随时都有可能熄灭。黯淡的灯光下,一个巨大的身影倒映在斜对面的墙上。被扭曲的影子,看上去显得说不出的狰狞。这是一个男人的身影。他悄然不动的立在这间屋子里,仿佛自恒古以来就已习惯立在这里,就已习惯立在黑暗之中。灯光虽然照射在他的身上,可是他的脸却恰到好处的隐藏在阴影里,无法看清面容五官,只能看见一双精光四射的眸子,闪耀着一种令人心悸的冷酷光芒。他仿佛在思索着什幺,眼神飘忽不定。半晌,他忽然拿起烛台,走到房间正中的书桌前。桌上平摊着一卷淡黄色的绢纸,四角都已用镇书石压住。纸上自右至左,用墨笔写着七个人的名字。七个女人的名字!七个不同身份,不同年纪,不同门派的女人!乍一看,这七个女人完全没有共同的地方。但若仔细瞧来就会发现,她们至少还有一点是相同的!那就是,她们全都是武林中出了名的美女!能在江湖上取得响亮名声的女人,大抵上分为两种:一种是因为武艺高强,巾帼不让须眉。另一种则是因为容貌俏丽,美色足以震撼人心。美丽的容颜是上苍赐予的,高超的武功却是后天练就的。可惜能够二者兼备的女人却寥寥无几,因为漂亮的女孩子,往往都不肯多下苦功去努力拼搏。不过眼下这七个女人,却无一不是既美丽又厉害的角色。她们的娇艳姿容固然是毋庸置疑的,每一个人的武功,也都能够傲视江湖。在她们手底下吃过败仗的高手,甚至比倾慕她们的追求者还要多!作为艳名远播的美女,她们自然是所有色鬼垂涎三尺的目标。暗中打她们主意的淫贼,没有一万也有八千了。可是迄今为止,还从来没有哪个登徒子侥倖得手过。据说,就连武林中那个名声最响亮的逐花浪子,都未曾染指过这些美女当中的任何一个。如果说有人竟敢同时打她们七个的主意,那幺这个人一定会被大家看成是疯子只有疯子才会有这种癡心妄想的念头,才会去盘算这种根本不可能成功的蠢事!可是此刻伫立在屋子里的这个男人,却肯定不是神经不正常的疯子。疯子绝不会有他这样冷静的头脑,也不会有这样令人心悸的毒辣眼神!他眯起眼,藉着烛台中发出的微光,仔细流览着这七个美女的名字,看了一遍又一遍,目中带着沉思的神色,仿佛怎幺也看不够……寂静的夜色中,突然传来了一阵隐隐的马蹄声。男人的眼睛亮了起来,喃喃道:来了,总算来了。随手放下烛台,嘴角边浮现出一丝莫测高深的笑容。片刻后,一个劲装佩剑,身形窈窕的美貌婢女翩然走进房来,躬身施了一礼,恭恭敬敬的道:少主,客人已经到了,正在门外等候。男人一挥手,沉声道:让他进来。婢女恭声答应,转身出房。男人向后退出数步,重新站到了墙角的暗处,把一张脸隐蔽在了阴影中。又过了片刻,烛火忽然没来由的一窒,仿佛被劲风刮到,火苗闪烁着黯淡了下去。与此同时,男人蓦地感到一股深沉的寒意侵袭过来,就像是冰凉锐利的刀锋!他全身的肌肉立刻绷紧,只觉眼前一花,一条淡黑色的影子如幽灵般飘了进来,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屋内。他心头暗惊,表面上却毫无异状,不动声色的打量着来人。首先跃入眼帘的,是一张青面獠牙的鬼脸面具,狰狞的神态相当逼真,泛动着绿幽幽的光芒,仿佛地狱里的索命判官,看上去令人不寒而慄。面具下则是一袭宽大的灰色袍子,密不透风的紧紧包裹着来人的身躯。一眼望去根本瞧不出身材的高矮胖瘦,甚至连这个人是男是女,都无法判断出来。半晌,凝视着鬼面人的男人缓缓道:很好,阁下很准时。鬼面人发出难听的怪笑声,阴恻恻的道:和奇乐宫的少主人有约,谁敢无故迟到呢?这声音嘶哑、呆板而机械,就像是两块生了锈的金属在互相摩擦,听来极不自然,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莫非这就是江湖上失传已久的秘技、专门用来掩饰本来声音的控喉术?男人目光闪动,试探道:这半年多来,阁下和奇乐宫先后合作过三次,可是我到现在都没见过你的庐山真面目。鬼面人淡淡道:彼此彼此,我岂非也不清楚你是谁?男人道:你起码知道,我是奇乐宫的少主人。鬼面人冷笑道:但奇乐宫的少主人,在江湖上公开的身份又是谁?你难道肯告诉我吗?奇乐少主叹了口气,道:不肯!看来我们只好永远这样,互相有所保留的合作下去了。这样子也没什幺不好,至少安全的多……鬼面人说到这里顿了顿,语气突然一转,只可惜,今天已是我和你的最后一次见面!奇乐少主吃了一惊,失声道:为什幺?鬼面人双目精芒大盛,低沉着嗓子道:因为我即将要做一件极重要的大事,也许再也没有命回来见你了。奇乐少主失声道:什幺事?鬼面人一字字道:复仇!三年前的那笔血债,我要所有参与过的人都加倍偿还!他似乎不愿意多谈这个话题,森然道:我帮过奇乐宫三次大忙,可是拜托你们打探的消息,却拖延到现在都没有下文。奇乐少主镇静的道:这不能全怪我们。你要了解的本就是件极隐秘的事,哪有那幺容易做到?何况这件事已经过去了整整三年。鬼面人闷哼了一声,道:若是容易,我也用不着请你们帮忙了。奇乐少主道:这个自然。只是有个问题还想请教,我们宫主想要的那件东西,阁下当真没有吗?鬼面人斩钉截铁的道:没有!奇乐少主不动声色的道:这就奇怪了。根据我们的调查,只有手里掌握那件东西的人,才会有复仇的动机……鬼面人身形一震,目光已是亮的可怕,就似有两点鬼火在燃烧。他双臂箕张,仿佛要扑上来择人而噬一般,尖叫道:这是谁告诉你的?一派胡言!奇乐少主望了他很久,淡淡道:也许是我们搞错了。他伸手指向书桌道:那张纸上有七个女人的名字,阁下自己去看吧!鬼面人瞪着他,厉声道:我要找的女人是一个,不是七个!奇乐少主淡淡道:我知道。但我只能做到这幺多了。这七个女子都并非等闲之辈,三年前的那个夜晚,她们都曾到过那里。你所寻找的目标必定就在这七人之中。话音刚落,鬼面人就已掠到桌前,望向那卷淡黄色的绢纸。他把每个名字都看了很久,仿佛要把这七个美女的名字都牢牢的记住一般。奇乐少主一直在留心观察着鬼面人的一举一动,这时忽然笑了笑,开口道:这七个美女的师承来历、武功派别,以及有关她们的全部资料,都已附录于后。我敢说,就算是和她们最亲近的亲人好友,对她们的了解程度都不如这里记载的详细。鬼面人恍若未闻,自顾自的流览着绢纸上的内容,过了好一会儿,他才伸手将桌面上的绢纸卷起,收入衣袖之中,淡然道:多谢了,告辞!他一转身,灰色的袍子如乌云般飘起,正待掠出房外,但奇乐少主却唤住了他:等一等!我还有样东西要给你。鬼面人停下脚步,用疑惑的眼光望向他。奇乐少主微笑道:这样东西是白送的,就当作是在下的一点心意吧。说罢双掌互击,发出啪啪的响声。须臾,房门外传来了当当当的声音,听来像是铁链在地板上拖动。鬼面人循声望去,身子突然微微一震,面具后的双眼一下子瞪直了。只见一个赤裸裸的美女,足踝上拴着沉重的铁镣,正低着头一步一颤的走了进来。她全身上下不着寸缕,双臂都被手铐铐在背后,白皙的娇躯上五花大绑着黑色的绳索,一道道青色的淤痕遍布周身,看上去令人心惊肉跳。其中最粗的一根麻绳绕过高耸的酥胸,紧紧的捆着那对丰满的乳房,使之显得分外的突出。随着跄踉的步伐,两个鼓胀的奶子无助的轻颤着,充满了残忍而诡异的肉感。鬼面人目泛异彩,瞳仁里燃烧着灼热的火焰,上下打量着这具一丝不挂的胴体,看的是那样仔细,仿佛在参观一件任人摆布的玩偶,每一个细微之处都不肯放过。赤裸的美女面色惨白,似乎抵挡不住如此无礼的目光,羞耻的把头垂的更低。她的俏脸上还挂着未干的泪迹,容色相当的憔悴,眼睛里却是一副空洞而麻木的神情。鬼面人盯了许久,目中的精芒逐渐的褪去,淡淡道:果然是一份厚礼……可惜在这方面我根本毫无兴趣。奇乐少主微微一笑,神秘的道:你为什幺不先问问,这个女人是谁?鬼面人冷笑,纹丝不动的站在原地,像是连话都懒的说了。奇乐少主嘿了一声,视线转到赤裸的美女身上,冷哼道:贱人,你还不自己说来听听!美女仿佛受到惊吓般一哆嗦,双膝一软跪倒在地,脸上露出恐惧的神色,颤声道:我……奴家是中原大侠雷正英的妻子,名字叫做……丁凤娘。她显然十分害怕,裸露的娇躯不断的发着抖,语声也相当的轻微,几乎细不可闻,可是听在鬼面人的耳朵里,却不亚于平地一声惊雷!什幺?妳……妳就是丁凤娘?他陡然发出怪叫声,嗓音极其尖锐刺耳,尽管尽力的抑制着,但是心情的激动却已流露无遗。丁凤娘不是别人,正是那张绢纸上列出的七个美女中的一个!霎时间,刚才看过的几行字闪电般掠过脑海:丁凤娘,二十三岁,师从峨嵋剑派,剑术甚精;性格坚毅刚强,行事敢作敢为,素有女中豪杰之称;四年前嫁与大侠雷正英,但却不肯遵循出嫁从夫的古训,依然保持独立自主的作风,因此和丈夫的感情虽好,却免不了发生磕磕碰碰。曾孤身一人独斗白虎寨十八大盗,被群盗围困于荒谷中三日三夜,期间水米未进,几乎全身虚脱,但兀自坚贞不屈、誓不投降,终于挨到师友来援的一刻,由此博得女中虎将的称号……这样一个声明显赫的女侠,怎幺会被捆绑在这里,而且还恐惧成这副样子?她平时的勇气哪里去了?那种飒爽英姿的风采又到哪里去了?若说丁凤娘也会向人下跪,这世上又有几个人能相信?呼的一响,鬼面人霍然转身,目光如刀锋般射向站在暗处的奇乐少主,尖声道:这女人真的是丁凤娘?她怎幺会落到你的手上?奇乐少主淡淡道:一个多月前,这贱人不自量力,管闲事竟敢管到奇乐宫的头上来,被我的手下设计擒获!可笑她刚刚被捉住时,居然还摆出一副刚烈侠女的臭脾气,我只好让她多吃点苦头,以便学会一些基本的礼节!他得意的笑了笑,又道:经过这段日子的不断教训,她已经有了脱胎换骨的变化。现在的丁凤娘,侍侯起男人来可谓得心应手,甚至不比怡春院里的当红花旦差!鬼面人嘶哑着嗓子道:女中虎将也会侍侯男人?你不是在说笑吧?奇乐少主没有作声,突然拍了两下手掌。跪在地上的美女又是一阵哆嗦,全身都发起抖来。她噙着泪水,一声不响的伸直上半身,吃力的挪动着双膝,一步步的向奇乐少主膝行了过去。当当脚镣碰撞的声音不绝如缕,丰满迷人的裸身缓慢的移动着,笨拙而古怪的姿势,在昏暗的光线下看来,是那样的令人心颤,充满了一种说不出的凄美。很快的,美女跪着爬到了奇乐少主的身前,俯下头用牙齿咬住了他的裤带,轻轻的将裤子拽了下来。一根丑陋粗黑的肉棒立刻弹出,形状狰狞的斜斜指向半空。美女毫不迟疑的张开红唇,一口将它含住,摆动着头部上下套弄起来。她的动作相当熟练,不时的发出啧啧的吸吮声,样子既驯服又讨巧。不一会儿,肉棒就被亮晶晶的唾液完全濡湿了,闪耀着旖靡的光泽。鬼面人的呼吸变的粗重了,喉咙间挤出咯咯的响声,喃喃道:这真的是那个力诛群盗、性烈如火的丁凤娘?不,不……这不可能……奇乐少主傲然道:就算是那个冷酷无情、纵横无敌的天下第一女剑客郁雪,只要落到我奇乐宫的手中,保管也要乖乖臣服。他说着探出右手,一把抓住美女高耸的乳峰,捏在掌中放肆的搓揉着,淫笑道:瞧瞧这个丁凤娘,一个月前还是不可一世的侠女,现在又如何?还不是你我胯下的玩物!美女羞耻的呻吟了一声,脸上满是屈辱的表情,但是口中却不敢停下,仍在尽力的舔吸着,雪白的胴体也配合着左右摇摆起来,彻头彻尾是一个久经欢场的风尘女子。奇乐少主却似兴味索然,随手将她推开,眼光望着鬼面人道:如何?虽然她未必是你要找的那个目标,但如此驯服的一个尤物,应该还是能让阁下满意吧?鬼面人避而不答,反问道:除了丁凤娘外,那份名单上的美女,你还捉住了几个?一个也没有!奇乐少主叹了口气,道,不要忘记,这七个女人,无一不是江湖中响噹噹的角色,能捉住一个已经是颇为侥倖了。奇乐宫的势力虽然雄厚,但也不想过多的竖立强敌。因此剩下六位,只有靠阁下自己去努力了!鬼面人默然半晌,狞声道:很好,这份礼物我收下了,多谢馈赠!他说完发出尖锐的阴笑声,身形突然鬼魅般飘上前,宽大的灰袍当头罩向丁凤娘,把她整个人裹了起来,随即掠向房门外。后会有期!这就是他最后留下的四个字!幽幽的语声细若游丝的传来,飘渺的简直不像人类的语调,简直就似荒冢间的游魂野鬼!房外又响起了马蹄声,跟着逐渐远去,终于完全消失了。于是这寒冷的秋夜,恢复了死一般的寂静。砰的一声,丁凤娘只感一股大力把自己抛起,整个人身不由主的飞了出,重重的摔在壁板上,疼的她眼前直冒金星,四肢百骸都差点散了架。过了好一阵,她才回过神来,模糊的视线逐渐的恢复了清晰。抬起头来定睛一看,她发现自己正置身于一辆马车的车厢之中,耳边隐隐听到密集的马蹄声,车身微微的摇晃着,显然正在飞速的向前行驶。车厢的四面,都挂着密不透风的厚重布帘,顶上镶嵌着几颗夜明珠,发射出明亮夺目的光芒,清清楚楚的照耀在那张鬼怪般的面具上。狰狞丑陋的面具,就在距离自己不到三尺远的地方,占据了全部的视线,看上去是那样阴森可怖。丁凤娘吓的一个激灵,身子情不自禁的向后缩去,蜷曲到了角落里。鬼面人没有作声,面具后的双眼眨也不眨的盯着她,阴冷的目光就像是一支支利箭,直把丁凤娘看的毛骨悚然,不知对方在打什幺主意,心头惴惴不安。鬼面人终于开了口,声音中不带丝毫的生气,冷冰冰的道,丁凤娘,妳这个贱女人!妳知不知道,我要把妳带到哪里去?丁凤娘胆怯的摇了摇头,低声道:奇乐宫既然把……把奴家送给了你,我就是……就是你的人了,无论去……去哪里都没关系……是吗?那妳就去死吧!鬼面人冷笑着,一字字道,因为我要送妳去地狱!寒光一闪,他的掌中突然多出了一柄匕首!雪亮的锋刃反射着夜明珠的光芒,耀眼的就像是一弘秋水,亮的让人无法正视!丁凤娘发出惊恐的尖叫声,挣扎着向后翻滚。可是她的背心早已贴在了车厢的厚壁上,再也无法挪动半寸了。更何况她的手脚都被镣铐牢牢的束缚住,根本就没有躲闪的余地!贱人!受死吧!鬼面人飘身上前,毫不留情的一把抓住丁凤娘的秀发,用力向上一扯,强迫她伸长了脖子,右手的匕首闪电般斩了下去!只一那,森寒的杀气就已袭上了肌肤!丁凤娘绝望的闭上双眼,准备迎接死亡的到来!她甚至已经感受到了死神的呼吸……忽听嗤啦啦的一声响,丁凤娘只觉得头皮一凉,锋利的刀刃竟然紧挨着颈子划了过去!她惊奇的睁开美目,只见数百缕乌黑的柔丝在眼前飞舞,原来自己长长的秀发已被一刀削断!这一下死里逃生,她只吓的花容失色,一颗心几乎要从胸腔里跳了出来,高耸的胸脯剧烈的起伏着,全身都已沁出了冷汗!鬼面人的视线落在她波动不已的酥乳上,眼神中满含着不屑的讽刺,冷笑道:你害怕了?自诩为‘女中虎将’的堂堂侠女,居然也会害怕?丁凤娘的娇躯抖个不停,颤声道:我……我……鬼面人垂下刀尖,鬼爪般的怪手从袍袖下伸了出来。光线下看的分明,他的臂上戴着个薄薄的手套,十根指甲又细又长,全部染成了可怖的惨绿色。嘿嘿……他阴恻恻的怪笑着,左掌按到了丁凤娘赤裸的胴体上,缓缓的抚摸着光滑柔软的肌肤,动作中充满了猥亵和贪婪。完全没有体温的怪手摸上身来,那种感觉绝不好受,就像是一条毒蛇在身上蠕动。丁凤娘既恐惧又噁心,皮肤上泛起了一颗颗鸡皮疙瘩,几乎忍不住要呕吐了出来。当那冰冷的手掌抓住了饱满的乳房时,丁凤娘打了个寒战,只感到一股刺入骨髓的寒意涌上心头,两颗敏感的乳头立刻条件反射般硬了起来,赫然绽放在双峰的顶端!鬼面人看在眼里,两只眼睛蓦地变的血红血红。手掌用力握紧,狠狠的揉捏着女人袒露的酥胸。尖利的指甲无情的刺进了浑圆丰满的肉球里,划出了一道道触目惊心的血痕!丁凤娘痛得大声哭叫起来,眼泪泉水般夺眶而出。鬼面人却完全不懂得怜香惜玉,双手发狂般抓捏着丁凤娘的胴体,毫不留情的摧残着她。那种歇斯底里的动作,不像是在一个女人身上逞手足之欲,倒像是在一个练功用的玩偶上发洩怒气,恨不得把那对饱满的奶子捏爆了才肯甘休……突然,丁凤娘发出一声惨叫,感到自己的两颗乳头被使劲的撕扯着,几乎就要被拧了下来。可是叫声尚未完全歇止,她的声音就突然哑了,脸上露出惊恐到极点的神色。淩厉的杀意从身下传来,只见自己的一双美腿已经向两边大大的分开,锋锐的刀尖正抵在双腿中间的隆起处,正准备捅向那长满茸毛的禁区!不……不要杀我!不要……死亡的气息迫在眉睫,丁凤娘一下子崩溃了,语无伦次的哀求着对方。她从未想到过,自己也会这样的怕死,也会有低三下四求人饶命的一天!自从落入奇乐宫手中后,连续多天的强暴和侮辱,永无休止的痛苦折磨,把丁凤娘的精神意志彻底摧毁了。不知不觉间,她的勇气和坚强都已消失殆尽,对死亡的恐惧就像势不可挡的洪水一样,霎时击垮了她残存的最后一点自尊。别杀我!求你了。我会好好服侍你,做你的奴隶,随便你怎幺玩我都行……她的美目中满是惧意,泣不成声的痛哭流涕,哪里还有半分侠女的模样?看上去完全是个软弱无助的女人。然而鬼面人却恍若未闻,低声道:不,妳并不是我要找的目标……并不是……丁凤娘听清了这句话,颤声道:那就饶了我吧……鬼面人杀气腾腾的道:哪有这幺便宜的事!他转动着手腕,冰凉锐利的刀锋,在丁凤娘的胯下缓缓的移动,仿佛在寻找一个最佳的刺入点。蜷曲的耻毛被刀尖拨开,现出了女子最神秘香艳的地方。那足以令世上大多数男人欲火中烧。可奇怪的是鬼面人不但一点也不动心,眼睛里似乎还显得相当的失望。去下地狱吧!他再次爆发出高亢凄厉的嘶叫,手臂向后一缩,猛地把匕首向前刺落!夜色更深了,微弱的烛火还在不断的飘摇。客人已经走了很久了,奇乐少主却依然站在书桌前,仿佛又陷入了沉思中。黯淡的灯光投射在他身上,映照着他那张总是隐藏在暗处的脸,此时此刻,他的面部赫然暴露在了火光下!如果有人这时走进来,一定会大吃一惊的。这是一张多幺威名赫赫、正直侠义的脸呵──武林中不认得这张脸的人,只怕还没有几个!有谁能想到,这个人居然会是阴险毒辣的野心家、奇乐宫的少主人?身后传来轻柔的脚步声,劲装佩剑的美貌婢女悄然走进房来,停步立在离他不远的身后,轻轻的道:少主,已经很晚了。请保重贵体,早点休息吧。奇乐少主没有回头,喟然道:我睡不着。还有太多太多的事情,需要我去思考。婢女的脸上流露出关切的神情,柔声道:少主是在想着刚才那个鬼面人的事吗?不错!奇乐少主忽然一拳砸在桌上,震得烛台一阵剧烈摇晃,火光差一点熄灭,冷哼道,这家伙竟敢对我撒谎,他手上明明有宫主要的那样东西!婢女讶然道:既然如此,少主为何又那样爽快,轻轻易易的就将那份名单交给他?奇乐少主笑了笑,眼睛里闪耀着狡猾的光芒,道:因为这件事对我们仍有极大好处。若我所料无误的话,这鬼脸家伙无法确定他要找的目标是谁,到最后只能同时向这七个女人下手!嘿嘿……等着瞧吧,江湖上马上就会搅出滔天巨浪了!婢女听得不住点头,由衷的道:少主的脑筋果然转的快,小婢佩服!奇乐少主哈哈大笑,右掌淩空一劈,呼的一声将烛火震灭,房间立刻陷入了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婢女低低惊呼,还未完全反应过来,奇乐少主已经欺近身来,一把搂住了她柔软纤细的腰肢,双手灵活的滑进了她的衣裳。在寂静的午夜中听来,他的笑声显得分外的淫邪,调笑道:只是佩服我的头脑,不是别的部位吗?婢女羞的脸蛋发热,在他的怀中欲拒还迎的挣扎着,呻吟般的道:不要……少主你要节制……哦哦……这是……啊……这是宫主亲口交代的……奇乐少主哪里理会,双掌在黑暗中上下摸索,喘着粗气道:这些日子好不容易将丁凤娘驯服,却又不得不将她送人。我若不拿妳大快朵颐,眼下去找谁代替?婢女被他的怪手摸的娇喘连连,软弱的靠在他怀里呢喃道:不是还有……六个美女吗?少主乾脆把她们……全都捉来服侍你得了……奇乐少主嘿然道:名单既已交出去了,你以为那几个女人还有命在吗?婢女的娇躯不由一颤,睁大了眼睛道:少主是说那个鬼面人真的会杀了她们?我还以为他是想……想……想什幺?妳以为他是想这样吗?奇乐少主笑的更加猥亵,随手撕开婢女的贴身亵裤,手指猛地插入了早已汁水氾滥的蜜穴中。啊啊……甜美愉悦的浪叫声响起,婢女曲意奉承的款摆着纤腰,以便让他插的更加深入,嘴里断断续续的道,难道……难道他不是吗?当然不是!奇乐少主的语气十分肯定,如果他是想占有这七个美女,那幺当他见到一丝不挂的丁凤娘时,就绝不会是那样的眼神!他一边熟练的解着婢女身上的残余的衣物,一边意味深长的道:那种凶狠而充满煞气的眼神,根本不带任何情欲。而且他自己也说了,他的目的是复仇!我敢肯定,这鬼面人不出手则以,一出手就必定血雨腥风。衣物很快被剥光了,婢女赤裸裸的袒露着娇躯,柔软的胴体忽然变的有些僵硬,艰难的道:这幺说,剩下的那六个女人,已经……已经是死定了?奇乐少主不答,只顾在她光滑的肉体上抚摸着,好半晌才淡然道:那也未必,世上或许还有一个人能救得了她们。真的吗?这个人是谁?婢女似乎连呻吟都忘记了,惊讶的道,能让少主这幺看得起,我想他一定是个非同凡响的侠客。奇乐少主蓦地停下了活动的手,沉下脸冷笑道:恰恰相反,这个人不是什幺侠客,只不过是个好色如命的傻瓜!如果他知道有六个那样出色的,他还没有染指过的美女有性命之忧,就算是拼了老命也要把她们救出来的!婢女的呼吸一下子顿住了,声音也有些发抖:我知道了,这个人是……是……奇乐少主的双眼中爆出了淩厉的杀机,一字字道,不错,这个人就是任东杰![ 此贴被蓝色枫聆在2014-04-24 05:04重新编辑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第70章 逍遥浪子

3.0分

3.0分 烟雨逍遥淫全

3.0分

3.0分 《逍遥寻秦传》(全)

3.0分

3.0分 逍遥

3.0分

3.0分 神雕之逍遥篇(全)

3.0分

3.0分 逍遥江湖H版(全)

3.0分

3.0分 【逍遥】【完】

3.0分

3.0分 欲海逍遥[三十二章完][每章2万字]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

https://5m6.xyz  https://www.fense6.xyz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受北美法律保护,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