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侠骨柔情(01-30)作者:不详

 首页

👙请收藏本站网址发布页     https://5m6.xyz  https://www.fense6.xyz



字数:92451


一、别离

秦岭,古木参天绵延千里,湖泊如镜,飞瀑如云,奇峰怪石数不胜数,自古以来便是一个充满神话色彩的地方,尤其她的最高峰太白山,更是直逼高阁诸天,如仙境一般让人流连忘返,处处透着一股神秘。

云雾掩映之间,七座山峰时隐时现,偶尔露出冰山一角,也似漂浮在云海之上,知名不知名的千年古树布满山间,巨大的树冠连在一起,甚至难以看到底下淙淙的河流,时不时会出现一声猿啼鹤鸣,一派仙家福地之气。

突然七彩光芒闪现,云雾慢慢散开,露出了山峰全貌,青松、绿竹掩映之中,一道弯弯曲曲的卸直通山顶,山顶之上,隐隐可见几块田地,种植着不知名的东西,田地旁边是十几栋青绿色的竹屋。

一名老者坐在竹屋之前,悠然的饮着香茶,看着前方一名十七八岁的少年翩然舞剑,不时点头,露出欣慰的笑容,少年穿着玄衣长衫,长发扎成一束散于脑后,剑眉星目,鼻若悬胆,眉宇间一片肃然,配上那白皙的皮肤,一股逼人的英气四散开来。

良久,年轻人轻喝一声,周身一阵气浪鼓动,身体发出一阵劈啪的响声,纵身一跃,平地拔起两丈,点点寒星倏然收起,长剑凝于胸前,中指食指贴于剑身,猛然向前推去,铮然一声脆响,一股无形气浪从剑尖喷涌而出,十米外的竹林一阵哗啦声过后,十几棵竹木应声倒地………

「师傅,这趟剑练的如何?」年轻人恭敬的站在老者身前,满是喜悦的问道。
「不错,比当年师傅要强的多了。」老者放下茶杯点头说道,眉宇间露出一丝不舍,「风儿,你随师傅在山中已有一十五年,唉!长大了,该是你下山的时候了。」

「怎么,师傅,你,你要赶我走?是风儿有什么地方做错了吗?」年轻人慌忙说道,星眸中出现一丝惶恐。

「唉,师傅是说,你现在真的长大了,该下山去看看山下的花花世界了,为师怎么舍得让你一辈子都呆在这山上,俗话说,好男儿志在四方,你该出去看看。」
「不,师傅,我就想呆在这山上,就想呆在您老人家旁边,好好的伺候你一辈子!」

「傻孩子,都十八岁了,还这么小孩子脾气,难道你就一辈子呆在我身边,将来不娶妻生子了吗?真是小孩子心性!」

「娶老婆做什么啊?有练武有趣吗?」

「嗯,这个我也不知道怎么说,你将来慢慢就会知道的。为师在你十八岁的时候为你卜了一卦,你的人生将在煞星和孤星间度过,不过却与红鸾星有着一丝的联系,忽明忽暗,让人难以捉摸,或许是命中注定你会遇到一个能帮你渡过难关的女子,可是却很灰暗,所谓天机不可泄露,冥冥自有注定,无须强求,为师希望你能秉持自心,千万不要误己误人。」

「师傅,你说得好深奥,风儿不怎么明白,难道,必须要去红尘中历练吗?师傅,弟子很舍不得你!」

「天下无不散的宴席,人最终总会找到自己的归属,为师知道,你天生善良,这本身没什么错,只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你深入江湖会遇到这样那么的人,有好有坏,不过,记着为师的话,哪怕有人负了我们,也不要只记得别人的恶,知道吗?」

「师傅,我知道了,虽然有些不明白,不过只要是师傅说的,我都会记在心里的,师傅放心。还有,弟子有句话,一直憋在心里,想请教师傅。」

「你说吧,我知无不言。」

「师傅,我真的孤儿吗?我到底有没有父母,我父母究竟是什么人?是被人杀了吗?还是是他们抛弃了我?这些年来,我一直都做着同一个梦,梦中画面,染满了鲜血,到处是杀戮声,哭喊声,还有婴儿的哭泣声,我梦中的那个地方到底是哪里?我拼命的想看清楚却怎么也看不见,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那里我心里就莫名的有一股哀伤的感觉,总觉得眼泪要脱眶而出,师傅,我到底怎么了,每次我问这个问题您都要回避我,弟子想在下山前弄明白,求你了师傅。」

「不是为师不告诉你,是你还没到知道的时候,等时候到了你自然会明白的,不可强求,别让这个疑问成为障碍,影响了你来之不易的修为,为师生平所学已尽数传授给你,他日成就定然不可限量,盼望你要守住本心,不要坠于红尘无法自拔。还有,至于你的身世,如果……」老者说到这里,眼神黯然起来,「为师宁愿你一辈子都不知道,有些记忆对你来说是残忍的,那你便选择遗忘吧……」
「师傅……师傅……」

…………

「师傅,保重!」李风跪在山下,对着云雾中的仙山福地磕了三个响头,依依不舍的向着小道远方走去。

「历练?什么是历练?我现在该做些什么?听师傅的话去长安吗?」李风一边马不停蹄的用轻功向前赶,一边思索着,他需要在天黑前到达前面的小镇。虽然山上也有几匹宝马良驹,但用轻功赶路也是练武的一个途径,可以将体内停留的真气以轻功的方式消耗掉,同时吸取周围的空气转化成新的真气充盈体内,就将这当成下山后的第一次修行吧。

正当他在思索着,忽听耳边传来的阵阵的杀戮声,他心中一提,便随着那杀戮声飞身而去,穿过那些熙熙攘攘的树林,忽见前方刀光闪耀,九个黑衣蒙面的杀手在追杀一个身穿白衣的女子,那白衣女子面容惨白,握着软剑的手渗出了丝丝的血迹,正在苦苦的支撑………

李风顿时看的傻了,他虽然居于深山之中,但他并不是呆子,平日偶尔也有背着师傅下山的时候,对女子并不算陌生,但是,现在他有些疑惑了,这是红尘中的女子吗?为什么却像仙子下凡一般。

轻罗小扇白兰花,纤腰玉带舞天纱,疑是仙女下凡来,回眸一笑胜星华。李风的脑海中不由自主的出现了一首诗,如果把那白衣女子手中的剑换做九折小扇,那真的就太贴切了,他现在总算懂得,为什么古人总喜欢用眉目如画形容美女,确实,除了画中,哪里去找这样的女子,就似一朵惹人怜爱的水莲花,微蹙的娥眉之间那淡淡的哀伤落寞,让人一见便要不由自主的去怜惜,疼爱。

「陆雪琪,识相的快把剑法交出来,饶你个全尸,否则休怪弟兄们心狠手辣!」那黑衣人头领厉声喝道。

「哦,原来叫陆雪琪,好美的名字。」刚要想出手搭救,突然想起了师傅所说的话,「江湖险恶,尤其是女子,越是生的美丽,那便越是防范,蛇蝎美女说的便是如此。」

「好吧,那我便等上一等。」李风点了点头,默默想着,「反正现在还没有什么太大的危险,看看他们的武功路数也好。」

那白衣女子听到这声喝叫,面色不改,虽然她此时已经是强弩之末,且以寡敌众,看来还受了不轻的伤,但依旧坚定,「陆家剑是我们陆家庄的祖传之剑,我们陆家庄的后人将它视作自己的生命一样去珍惜,我今天就算死也不会交给你们,有本事就把我杀了!」

陆雪琪的声音有些虚弱,即便是如此,那略带坚毅的嘤咛之声也有如九天仙音一般,真不知这九个人对着这样一个女子如何会提起杀心。

陆雪琪将软剑往上一提,向下一挥,一道无形的剑气激射出去,在地面上形成了一条长线,黑衣人一见,不敢轻易去接,「破」,九个人从不同的方向各打出了一道劲力,九道劲力打在那剑气上,两方相互纠缠着,消耗着,无形的剑气和那九道劲力迸裂出了巨大的火花,随着一声巨响,在地上形成了一个深坑。。
「真不愧是天剑老人的后代,这种情况下还能发出这样威力的剑气,还真是不能写你了。」那黑衣人冷笑。

「废话少说,看招。」陆雪琪大喝,提着软剑快步向前,锁定了那功力较弱的黑衣人,从这些天的交手,她知道这九个人本身功力不是很高强,但若是结合起来的话,威力就会成倍增长,让人难以置信。

此时李风站在一棵树叶较茂密的树上,真气内敛,因为其本身功力远超这些人,所以也不担心会被发现,本来他是想马上上前去救这紫衣女子的,可是他看到这惊讶得让人说不话来的剑法时就改变了主意,没想到在来长安的路上能遇到这样的对决。

这样神奇的剑法,让他那颗痴武的心像烧开的水一样沸腾起来,以他的眼力自然看得出来这陆家剑是注重剑意的剑法,剑意越强,剑法的威力就越大,而且越是落入下风,意志越坚定的,就越能发挥出剑法的精髓,这真是一种遇强则强的剑法,真是不知道创造出这剑法的前辈是一个多么惊采绝艳的先贤,如能一睹其风采,此生无憾。

二、围攻

话说此时,陆雪琪提着剑一收,手臂转了两圈,再向外一伸,同时左脚撑地,右脚一扫,借着这转力,手中的一把剑仿佛幻化成了无数把,向着那些黑衣人逼近,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那九人防不胜防,手臂都出现了一个不浅的口子,血渗了出来,九个人顿时一怔,皆没想到居然会伤在陆雪琪的剑下,如果陆雪琪一身完好,说不定下次伤的就不只是手臂了。

「不行,不能再让她随心所欲的施展下去,不然不妙的就是我们了,须得速战速决!」黑衣人头领说,「臭丫头,还真是不能写你了,为了陆家剑法,别怪我们不择手段了。」

黑衣人刚刚说完,陆雪琪身后的三名黑衣人便合身而上,看的李风心头一紧,不过陆雪琪也不是吃素的,脚踏九宫,旋身起舞,叮叮几声,将三人击退。
「小心。」李风话还未出口,黑衣人头领手中便散出一蓬粉红色的雾气,将陆雪琪笼罩其中,同时合身而上,双手呈虎爪状前抓。

「抓奶龙爪手9然是传说中的抓奶龙爪手!」李风作势要飞出的身体生生停在了半空之中,心中砰砰直跳,想不到今日竟然能见到这门奇功,这门连一身正气的师傅都向往不已的邪门功法。

还未想完,那黑衣人毛绒绒的大手已经抓在了陆雪琪的胸前,将她那一对颤巍巍的饱满紧紧捏住,整个现场顿时出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平静,如仙子般随风而动的女孩手拿宝剑呆呆的站在那里,美眸一眨不眨的看着抓在自己胸前的双手………

「啊……,淫贼,我要杀了你。」陆雪琪心中又羞涩又脑,自己是江湖儿女,与那些豪杰一起切磋时也会有些身体接触,但是何曾受过这种羞辱,自己冰清玉洁的身体竟然……,原以为凭着陆家剑的「圆舞风」可以将他们吓退,没想到却激起了他们的邪念。

想到刚才那粉色的雾气,虽然自己已经屏住了呼吸,但还是吸进去了一些,以致身体酥软,着了这淫贼的道,不过都到了这时候,不拼命就死定了,虽然又羞又恼,但她还是定下心神,暗自给自己鼓了鼓劲,右手轻灵一动,手中的剑飞到了身前,剑身发出嗡嗡的声响,向着胸前那毛茸茸的手腕斩去。

刺啦一声响起,黑衣人首领合身而退,手中拿着两块白色的布片,凑在鼻尖闻了一下,嘿嘿淫笑道,「果然不愧是雪舞仙子,连汗都是这么的馨香迷人,唉,今日能摸到仙子的奶子,就是现在做鬼也不枉此生了。」

「你,啊……,淫贼,你………」陆雪琪听着周围的淫笑声,看着前面几人那满是淫欲的目光,略一低头,这才发现,自己胸前的衣物已经破裂,雪白的衣衫上露出两个大洞,仅剩下了丝质的白色肚兜裹着乳房在林间斑驳的阳光下颤巍巍的跳动着。

虽然陆雪琪捂向胸前的手很是迅速,但李风的目光何等锐利,那若有若无的白色肚兜中雪白的两团巨乳,淡红色的乳头,一丝不拉的映入了他的眼帘,李风干涩的咽了一口唾沫,侠义与道德告诉他,现在就该出手,但是内心深处却有一丝邪恶的欲念控制着他的身体,双眼直勾勾的看着那小手的指缝中露出了大片春色。

随着一片树叶落地,双方同时展开了行动,陆雪琪银牙紧咬,面色绯红,一手捂胸,一手持剑,以迅雷之势向着黑衣人而去,在外人看来,那不是一剑一人,而只是一把剑,一把闪着光芒的宝剑。

而另一方好像也终于准备好了,九个人变成了一个人,双方就这么简单的撞到一起,一阵白光闪出,同时闪出了几个黑影,白光闪出,此时,陆雪琪的宝剑刺中了其中的一个黑衣人,但是剑却被那黑衣人死死的拽住,陆雪琪挣脱不开。
那闪出的几个黑影抓住机会,各自拿出了一条银白色的绳索,瞬间缠住了陆雪琪的手腕脚腕,换做平时,这几条绳索自然难不住她,但是苦战良久,再加上那不知名的粉色雾气的侵袭,陆雪琪身体一阵酸软无力,嘤咛一声,面向大地,被四人拉成了大字型横在了空中。

陆那两团雪白滑腻的柔软,被丝质抹胸裹束着,悬在半空如吊钟一般,来回荡漾,一双长腿以无比羞耻的姿势大大岔开,那纤腰翘臀,无处不透着一股圣洁的淫靡………

「放开我,呜呜……,你们这些混蛋,淫贼,放开我,剑法,我……我给你们就是。」毕竟是一个女孩,或许她不怕死,但是面对八九个神色荡漾的壮汉,她害怕了,开始呜呜的哭泣起来。

「嘿嘿,剑法?抓住了你,剑法自然就有了,骚娘们,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你伤了老子这么多兄弟,今天怎么能白白放走你,雪舞仙子,哈哈……武林中多少人垂涎三尺,想不到今日却便宜了我们兄弟。」黑衣人头领大笑着走到了陆雪琪身前,毛茸茸的大手伸到陆雪琪的怀中一阵掏弄,不知道是要搜东西还是要逗弄她,不过片刻已经将这未经人事的小美女逗弄的气喘吁吁,俏脸绯红。

「哈哈,果然是陆家剑,我们冥北九狼终于有出头之日了,哈哈………」黑衣人头领一手拿着一本古朴的书籍仰天长笑,另一只手却伸进了陆雪琪的抹胸之中,握着她丰满的右乳用力的揉捏起来。

〈着那在黑衣人毛茸茸的大手之中如面团一般不断变幻形状的乳房,躲在远处的李风呼吸猛地急促起来,他感觉对着这女子,自己的心乱了,这可是练武之人的大忌,「怎么办?一走了之?任由这仙子般的女孩被这九人凌辱?还是……救她,可是不知为何,总感觉这女子就是自己命中的坎坷,如果跟她有了交集,会不会如师傅所说陷入红鸾星劫,………」

「啊……疼……坏蛋……啊……淫贼,呜呜……剑谱你们已经拿到,放过我吧,或者杀了我,呜呜……,你们这样做,会被所有武林人士所不齿,如果传出去,天下虽大,再不会有你们的立足之地。」

陆雪琪的哭喊声将沉思中的李风惊醒,而那黑衣人头领已经到了她的身后,抓住陆雪琪裙下的亵裤用力一扯,迅速掏出了他那青筋环绕如老树盘根一般狰狞的物事,「等我们兄弟爽够了就将你送入地府,又有谁知道这是我们兄弟做的,哈哈………」

「不……啊……不要………」

李风看着那梨花带雨的绝代佳人,她那颤巍巍的乳峰上青紫的手印,臀部的碎裂之间忽隐忽现的雪白光景,以及那正在挺向美腿秘处的狰狞物事,……,他再也无法忍受,如果看着这样一个女子在自己面前遭受淫辱,而自己有能力却不去搭救,那这必将成为自己的心魔,甚至会成为桎梏自己武道的执念。

「住手。」李风一声大喝,如蛟龙一般化作一道残影,冲向了那淫笑着向陆雪琪秘处挺进的黑衣人头领,太快了,声音未到,他的身影已经立在了黑衣人头领身前,而那黑衣人头领依然兀自觉察,挺着他那如鹅蛋般大小的龟头将陆雪琪秘处雪白的两片蜜肉顶开,旋动着向里进攻。

眼看龟头已经进入了半个,李风没有时间去欣赏那桃源美景,顺势一脚踢向了黑衣人的胸口,同时一身化八,剩下的八个黑衣人也几乎被同时击中,倒退着飞出了数十步,同时口中一甜,一口鲜血喷出,显然已经是受了很重的内伤,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这里居然还有别人,而他们却一直没有发现,这是何等的修为。
本以为来到此地的应该是一位武功深不可测的老前辈,正想怎么才能脱身时,抬头一看,没想到站在眼前的却是一位年纪轻轻的少年,心中的惊骇更是加重了几分。

李风却是没有时间顾及他们,飞身上前,将险险落到地上的女孩抱在了怀里,如此近距离的看着这个女子,突然觉得心脏不自觉的猛跳起来,仙子下凡,也不过如此,两弯似蹙非蹙笼烟眉,一双娇羞含怒多情目,两颊绯红,娇袭若病,泪光点点,娇喘微微,如弱柳扶风,如西施捧心,这样一个女子,真不知这九人如何下得这般狠手。

三、救人

「放开我,淫贼!啊!」这个倔强的女子使出了那本该是现在的她使不出来的招式,现在受到了严重的内伤,却还撑着,看向李风,不知怎么的突然使出了一掌,打在李风的胸口,但是却像打在一堵无形的墙上,同时受到了一股强大的反射之力,那原本就苍白的脸上此时更是没有了什么血色,吐了一大口血,昏死了过去。

李风就像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怎么救了人反而还让她打了一掌……,回过神来,突然苦笑一声,刚才救人心切,竟然没有发现自己的左手正压在了女孩被捏的淤青的乳房上,而自己的左手则托在她的臀部,那又柔又滑,饱满温润的触感,让他忍不住多捏了两把。

既然这样,那没办法,救人就救到底吧,他轻轻将陆雪琪扶起,搭了搭脉,内伤还是挺严重的,要赶紧救治,事不宜迟,将她扶好,右掌抬起,缓缓的贴住陆姑娘的背心,一股强大的内力缓缓的输出她的体内,将那四处乱窜的真气导气归元,在李风内力的牵引下暂时恢复了原位。

一切都在瞬间已经完成,这时,那九人各自捂着胸口,颤巍巍的站了起来,黑衣人头领心中恐慌,不过还是故作镇定的说道:「阁下是什么人,为什么管我们的闲事?」

「我看到的不是闲事,而是你们以多欺少,不只是想置这位陆姑娘于死地,还强抢人家的家传剑法,这也就罢了,怀璧其罪,我能理解,但是你们还想将其淫辱,这实在是无耻之极,在下虽是路过,却也不能见死不救。」李风将陆雪琪放下,不紧不慢的说道。

「此事若是传扬出去被武林人士知晓,后果不堪设想,我就不相信合我们九人之力还对付不了这小子。」

「不错,拼了不一定会死,不拼则必死无疑,大家上!」这些黑衣人运起气,提起剑,九人合一,看来又是要施展那所谓的九子连珠,李风从容而立,看着那九人成阵,向着自己冲来,左手抬起,五指弯曲,一收,那九人的兵器顿时脱手而出,李风左手握着这夺来的兵器,握紧,那兵器就像碎掉的冰块一样,散落开了。

这就是江湖上秘密流传的神功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缘起缘灭(侠骨柔情续)(01-30)作者:不详

3.0分

3.0分 侠骨柔情1-30章

3.0分

3.0分 侠骨柔情

3.0分

3.0分 【侠女】【作者:不详】【完】

3.0分

3.0分 三剑淫侠作者:不详

3.0分

3.0分 仙侠仙舞作者不详

3.0分

3.0分 慾侠女儿作者不详

3.0分

3.0分 三剑淫侠作者:不详-校园激情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

https://5m6.xyz  https://www.fense6.xyz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受北美法律保护,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